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都市夜战魔法少男 > 七百零七章 国战:C级阶位战 的结束
    伦敦盛大,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辽阔市区,从天空的云端跳下,在大本钟的指针旁停留,穿行过充满英伦风格街道,飞过圣保罗教堂和西敏寺的门前,钻过伦敦眼的缝隙以及大英博物馆的长廊窗边

    环绕过这座世界最大型城市之一的城市全貌,最终冲进伦敦金融城的中心和同伴汇聚,这一缕清风同样演变成凶暴对冲的狂风气流!

    见证着此刻十字路口上的最后决斗!

    举起夜器弓柄,同样倾注自己此刻还没恢复完全的所有魔能,流淌进弓身的那一刻,魔能构筑的弓弦出现,阿尔忒弥斯的永恒追猎亮起狩猎之夜的月光!

    将近一人高的巨大弓身,自然与狩猎的狂野蕴含在弦月般华美夭矫的弧度之中,用尽全力也只是稍微拉开弓弦一点的方然,一瞬间就感觉到了这件纯粹攻击性夜器的力量!

    亮着白翼启动的光圈,看到方然从最后一个奥术之匣中抽出夜器的刹那,奥斯菲雅不可置信的睁大双眼,然后在下一秒就恢复决然!

    再没有任何多余的话语,隔着伦敦城的十字路口同样都是扔掉了奥术结晶,此刻无论是方然还是奥斯菲雅都把自身一切,压上这底牌尽出的最后一击!

    月神狩猎的箭矢在方然咬牙勉强拉开的弓弦上隐约出现,精灵奥术从奥斯菲雅紧紧握住的灿金剑柄上缓缓朝着剑尖亮起,

    弓弦脱手,圆环释放,零骑白翼和月神狩猎的一击同时明灭灼眼!

    双方观战室中,方术使和赫歇尔·琳华同时站起,十字古槊和贵族猎qiang直指下方地面,a级的力量干涉范围朝着方然和奥斯菲雅的所在扩散,防止着危机生命的后果出现!

    最后一击威力对撞的瞬间,眼前光芒对撞只感觉视野刺眼的亮白,除了自己手上巨大银白月弓射出的魔能箭矢,和对方七重圆环扩大的精灵奥术光辉以外什么都看不到!

    不过松开月神狩猎的弓弦、白光填满视野的那一刻,方然感觉自己心中好像有什么枷锁断掉了一样,一股挣脱束缚不知道是喜悦还是咬着嘴唇想哭的心情,让摘下面具的他眼眶发热的潮湿被席卷的气流一瞬吹干,

    然后象征着暗月的漆黑从心脏【创牌】所在的暴食印记上弥漫,没有任何人看到诡异不详的黑裙身影,飘浮在他身后像母亲一样珍惜的环抱住自己人偶的肩膀,仍旧是像故事里一样让人觉得恐怖却又妖冶无比的笑,让这一刻方然真的听到了她的低语。

    “没错没错没错就是这样就是这样”

    “你想做什么都可以,你想怎么样都没有问题,不想停留在原地的话,就去告诉他们、去告诉这个世界”

    a级武装增幅和a级夜器的一击对撞倾轧,最后似乎对撞点稍有偏差一样,各自最强的一点穿透对方的攻势,方然在洪流中撑住自己身躯的听到她最后一句狂热幻惑低笑的那一刻,

    “去告诉他们所有人,你的存在。”.

    他和奥斯菲雅的最后一击,两道光芒先后炸开耀眼璀璨的光与风,淹没了各自的身形!

    然后月神狩猎的箭矢和精灵奥术的洪流顷刻间从他们两人身边呼啸而过!

    “是谁赢了!?

    “分出结果了!?”

    “方然他没事吧!?”

    夜局观战室中,在看到最后一击的光芒同时淹没方然和奥斯菲雅的身影,夜局众人一下子都纷纷担心了起来,虚拟屏幕上现在只有一片光白,他们都看向了随时准备出手的方术使。葬天至歌

    握着十字古槊锋尖直指下方方然所在,感知中传来的结果让从刚才起就一直有些默然正式的方术使微微一愣,然后收起了能力整个人恢复了懒散的瘫回沙发之上,像是觉得没办法的失笑:

    “小方这家伙,真是”

    然后在看到众人目光的时候,无奈的摊手回答。

    “你们等下看就知道了”

    听着他这样奇怪的回答,众人纷纷看向面前的虚拟屏幕,如同镜头聚焦一样,奥术追影的图像缓缓在光明中染上色彩变得清晰。

    然后伦敦城十字街头,虚拟屏幕上出现的景象和这场阶位战开局一样出人意料

    两人都安然无恙!

    巨大华美的零骑白翼已经光芒黯淡恢复原状,启动的光环也在眼眸中消失,像是天使坠落凡尘一样落回废墟残骸之中,神话中月神的弓矢已经在手上消失,只剩下又长又缓仿佛溺水上岸之人的呼吸。

    压上剩下一切对撞的攻击,一道射穿奥斯菲雅身侧伫立的大楼,一道冲进方然身后横倒的废墟。

    不约而同的,在不知道对方也会这么做的前提下,

    两人最后一击都没有对准对方。

    只是奥斯菲雅看着对面但还站着,漆黑西装破败狼藉在灰尘弥漫中飘飞的身影,低下头不甘心的嘴唇咬出血迹。

    输了明明应该是自己这边有着更多的能量,但是竟然

    月神箭矢和精灵奥术对撞倾轧的最后一秒,奥斯菲雅知道是对方更先冲破自己的攻击,

    假如方然对准的是她的话,那现在她已经输了。

    抛开奥术结晶并不是猜到了自己心软不会真的攻击他的计划,而是相信自己的攻击更强一定能赢的信心!

    好不甘心好不甘心!

    而站在原地看着视野右上魔能再次清空的方然,虚弱的感觉从胸口蔓延开来,他轻缓不敢用力的长长呼气吸气,延缓着眼前黑朦到来的难受,

    然后看了一眼在自己身旁如同高速列车一样呼啸而过,留下坑陷残痕冲进身后废墟的精灵光束,微微咬牙。

    要是刚才能有更多的魔能,自己就能完全抵消掉

    他身体摇晃的触碰到了自己插在面前的唐刀,然后把所有重量压了上去的支撑住身体,挣扎在心脏停跳供血不足的负担之中。

    可恶就差一点

    此刻的模拟场景在刚才那最后一击结束的余波中安静,无论是王庭还是夜局,双方的观战室中所有人看着烟尘余波中的两人也都是出神无声。

    虽然并没有结果,但胜负好像已经

    “还没结束!我还没有认输!”

    然后像是小女孩不甘心失败的喊声打破这一刻的平静,一片狼藉的十字路口方然看着奥斯菲雅手腕都在颤抖的拔起自己的精灵之森,上面已经没有任何精灵的光点,反倒像是一柄装饰用的长剑。

    但即使这样,她也抬起自己发红的眼眶,湛蓝的眼眸再一次的看向方然低喊:

    “拔出来!”七月是你的谎言

    “你不是一开始就握着那柄刀么!到了这一步都还有没用的手段,这是你彰显从容余裕到最后也在轻视我的手段么!?”

    不光是已经快站不稳的身形,就连声音也在情绪波动中颤抖,看着即使没有魔能也对着自己举起剑刃的奥斯菲雅,黑朦侵袭视野让方然仰头哈出一口气的笑了出来。

    “放弃吧,没有能力光凭武器技巧和身体能力正面交手你赢不过我的。”

    “少废话!”

    摆出骑士最基础的起手姿势,精灵之森的剑锋高高举起,奥斯菲雅不顾方然说什么的喊道,然后微微颤抖的声音艰难嘶哑。

    “我绝对不会承认这样还能站着的失败”

    而听到这句话只好沉默了一下平静的拔起面前从场景开始,他就一直握着的唐刀,握着曾经让自己恨牙痒痒的刀鞘,方然右手放上刀柄横在腰间的压低身体前倾。

    然后一瞬间那个还总是慌张稚嫩的自己,跟着那道身影每天在训练场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

    ‘拿出点自信来,方然’——

    ‘你可是夜战参加者’-

    黑朦在眼前蔓延扩散,听着面前的身影冲过来的脚步,从那个每天都精疲力竭的暑假学会的技巧,拔刀一闪的瞬间哪怕视野不清,方然也有比对方更快斩在对方身前一线的自信。

    精灵之森高举的剑刃还没斩下,锋利感贴着自己面前皮肤的划过,奥斯菲雅那双湛蓝的眼眸彻底呆滞

    然后阶位战结束的通告在双方观战室中响起,第一场国战的胜负结果出现在虚拟屏幕之上,传送回备战区域的光芒在两人脚下开始预备的瞬间。

    压低身形的方然微微一愣的出神,然后轻轻的笑了出来。

    宿群大哥,我做到了

    〔下面没有了〕

    〔下面真的没有了〕

    〔都说了没有了,你这个银怎么不信呢!?〕

    〔再往下翻我明天摸鱼了啊!〕

    只不过这个念头泛起听到结束通报,唐刀对着面前空气朝着斜上一闪拔出,终于为这场跌宕起伏、一波三折的过于精彩的c级战落下帷幕的那一秒,

    奥术追影结束,传送回备战区域的法阵即将启动的瞬间,彻底的放松下身体和精神的方然,

    突然听到了布料撕裂的声音。

    然后下意识抬头的瞬间,他看到面前被他刀刃一闪逼停的奥斯菲雅胸前,承受不住唐刀刀刃过近距离拔刀带起的锋利气流,‘撕啦’一声扯出一道口子。

    视野逐渐被黑朦吞没的方然隐约看到,刚好是中央连接的带子啪嗒断掉弹飞,黑暗朦胧中雪白软腻

    一时间,无论是方然还是奥斯菲雅都是愣住,之前过于激烈的战斗让他们眼神呆滞的发出了不明所以的声音。

    诶?

    接着传送法阵发动,c级阶位战以一种和开局一样的意外发展,

    就此结束。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