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余生皆是喜欢你 > 第1973章 (2003章)维护
    车子平稳的行驶在马路上。

    薄瓷雪靠坐在副驾驶,神色带着淡淡倦意。

    “最近都在加班?”男人清雅的嗓音打破了车厢里的静默。

    薄瓷雪嗯了一声,“研究所工作就是这样,不过我挺喜欢的,忙起来就不会胡思乱想了。”

    等红绿灯时,夜楷看向薄瓷雪,轮廓有些紧绷的道,“瓷雪,有些事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这段时间我对你是真心的,那天也并不是对你反感,是我自己的问题。”

    “是我不好,没有调整好自己,又一次伤了你的心。”

    薄瓷雪看着他清瘦的轮廓,他眼底和她一样,都带着淡淡的阴影。想必最近也是不好受的。

    薄瓷雪咬了咬唇,不想让彼此沉浸在这样的气氛里,她笑着说道,“我知道,那天在医务室我也是随口说的那么几句。”

    这么多年的交情,以后怎么做陌生人呢?

    说的不过是气话罢了!

    他看着她,沉默了许久。

    车已经开到了薄家别墅,薄瓷雪跟他道了谢,准备推开车门下车,好似想到什么,她又看向他问道,“听说你要去西部?”

    他淡淡的嗯了一声。

    薄瓷雪唇角挤出一抹笑,“挺好的。”

    不待他说什么,她推开车门,下了车。

    看着她朝别墅走去的背影,他从储物盒里拿出烟和打火机。

    清白色烟雾渐渐模糊了他清俊紧绷的轮廓以及晦暗不明的黑眸。

    …………

    薄瓷雪回家泡完澡后睡了一觉。

    醒来后她给南浔打了电话。

    南浔让她先不要将昨晚的事告诉唐妩,以唐妩的脾气,不管错在谁,她都会去战斗她哥的。

    实在她哥的风评太不好了,唐妩的原则,他玩谁都不能碰她闺蜜。

    跟南浔打完电话,薄瓷雪打开微信,高中群里班长@全体成员。

    周末陈芯结婚,询问在都城的同学谁去参加婚礼。

    薄瓷雪上个月就收到了陈芯婚礼的电子请柬。

    陈芯是她高二的同桌,关系不算太好,但也不差。

    她一毕业就跟大学同学结婚了,听说是未婚先孕。

    周末。

    薄瓷雪挑了件湖蓝色大衣,化了个淡妆,前往陈芯举行婚礼的酒店。

    陈芯看到薄瓷雪过来了,十分惊喜,跟新郎介绍了薄瓷雪,热情的领着薄瓷雪前往宴会厅。

    薄瓷雪和前来参加婚礼的高中同学坐在了一桌。

    薄瓷雪一直都是校花级别的,她一来,就受到了高度的关注。

    男同学喜欢她,女同学就看不惯她。

    薄瓷雪不怎么在乎,以前在学校就有不少女同学说她清高,连校草追求,她都不带多看一眼的。

    婚宴现场布置得很梦幻,新郎也是多才多艺的,交换戒指前,还唱了首情歌给新娘。

    薄瓷雪全程都跟着笑,眼里也有着淡淡的动容。

    总觉得婚礼离她还很遥远,又或许,这辈子都不会有吧!

    举行完婚礼,新娘换了礼服,宴席开始了。

    男同学起哄喝酒,薄瓷雪下午还要回研究所,她摇头拒绝了。

    同桌的三个女同学都倒了酒,见薄瓷雪不喝,几个女同学只差没翻白眼。

    其中有个女同学薄瓷雪没记错的话,应该是楚黎的亲戚。她表现得尤为看不惯薄瓷雪,小声嘀咕了一句,“假清高!”

    薄瓷雪不想在陈芯婚礼上闹事,权当没听到那女同学的嘀咕。

    她想息事宁人,可人家偏偏不领情。

    酒过三巡,开始发酒疯。

    端着一杯酒,走到薄瓷雪跟前,“薄瓷雪,大家同学一场,这么多年不见,你就那么不给大家面子?陈芯和她老公来了,你怎么也得敬杯酒祝福他们吧?”

    女同学摔倒桌上将酒杯,皮笑肉不笑,“是不是你眼里,只有储君才能配得上你敬的酒,既然这么瞧不起人,何必跑来这里?”

    薄瓷雪笑了笑,“没事找事对么,这么赤果果的嫉妒,不如重回娘胎塑造,等有跟我叫嚣的资本了再来!”

    女同学没想到薄瓷雪会拐着弯骂她丑人多作怪,气的血压飙升,“你长得漂亮又有什么用,谁不知道你喜欢储君多年,想勾搭他,但这么多年一直勾搭未果!”

    薄瓷雪看着不顾场合在那叫嚣的女同学,她倒是想起来了,这位女同学讨厌她是因为她喜欢高中校草,但校草约过薄瓷雪。

    薄瓷雪脸上笑意加深,“你跟楚黎是不是挑不出什么我的刺了,一直拿我喜欢储君的事冷嘲热讽,先不说我跟储君关系怎么样,你就去问问楚黎,她跟储君说话,储君会搭理她一句吗?”

    “还有你,就算我追不到储君,也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天天叭叭别人,还不如好好提高自己,就算没有我,你喜欢的那位校草也不会多看你一眼!”

    女同学睁大眼睛,唇.瓣微微颤抖,“那又怎么样,总比你好吧,我现在早就不喜欢那位校草了,我可以开始一段新的感情,你可以吗?你不行吧,这些年你心里一直就是储君吧,而储君就是你的爱而不得!”

    有男同学站起来拉女同学,“你喝多了!”

    女同学甩开男同学的手,也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像泼妇般,“薄瓷雪,你就是朵白莲花,装的跟什么似的,你真有那么好,为什么得不到储君的喜欢?”

    薄瓷雪算是看出来了,这位女同学想在婚礼上激怒她,毕竟今天参加婚礼的都算有头有脸的,女同学可能受了谁的挑唆,故意让她动怒出丑,那么明天她就会成为上流圈笑话。

    就算她忍住了,喜欢储君多年却爱而不得的事,也会被翻出来重新成为众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谁都没有注意到,宴会厅门口一行正准备离开的身影停了下来。

    站在夜楷身后的阿右将贵宾送走,夜楷带着阿左走进了宴会厅。

    宴会厅里的人,一部分注意力在薄瓷雪和那位女同学身上,一部分在新郎新娘身上。谁都没有注意到走进来的男人。

    夜楷朝薄瓷雪那桌走去,不知道谁发出一声惊呼,“储君?”

    宴会厅的宾客都怔住了,不可置信的看着信步而来的男人。

    他今天穿得很正式,西装三件套,深色裤子熨帖得没有一丝褶皱,身形挺拔俊雅,打理得规整的短发下,完美得令人心动的俊脸覆着冷到极致的寒冽。

    身上那股高高在上掌权者的气场强大又冷酷,宴会厅瞬间变得鸦雀无声,他的脚步声显得更为清晰,大家大气不敢喘一口。

    他削瘦的下颌紧绷着,看的出来,他动怒了。

    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动怒。

    那位找薄瓷雪茬的女同学,双手紧握成拳头。她不停告诉自己,不用害怕,反正储君不喜欢薄瓷雪,不会替薄瓷雪出头的。

    夜楷从进来开始,漆黑的眸子就只落在薄瓷雪身上,其他人的目光,都被他无视。

    他走到了薄瓷雪跟前。

    “吃完了吗,我送你回去。”

    薄瓷雪抿了抿唇,不说话。

    他看着她的眸色深沉了几许,“怎么不跟他们说,是我在追求你?”

    宴会厅的众人眼中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

    那位女同学更是张大嘴巴,脸色一片苍白。

    薄瓷雪没有说话,她拿了自己的包,走到新娘陈芯很前,说了声抱歉后,快速离开了。

    全程没搭理夜楷。

    夜楷看了眼女同学,又扫了眼全场,深黑的眼眸,暗含警告,如同深夜的海域,危险冷冽,“以后我不希望再听到对她名声有影响的谣言。”

    他说,那是谣言!

    也就表示,他和薄瓷雪那段让人津津乐道的感情生活,并不是外界传的那样!

    从刚才薄瓷雪表现来看,似乎地位低一点的,是储君殿下啊!

    夜楷面无表情的离开了。

    他一走,同学那桌的人全都朝女同学投来责备的目光。

    “你到底听谁胡说八道,储君不喜欢薄瓷雪的?现在好了,得罪了薄瓷雪和储君,要是他们追究,以后我们怎么在都城混?”

    说话的是另外两个女同学,两人此刻都恨死那位女同学了。

    “就是,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还敢跟薄瓷雪叫嚣,若今天不是陈芯婚礼,你看以薄瓷雪的性子,会不会放过你?”

    那位女同学已经脸色苍白,六神无主了,这都怪楚黎,她不是说储君对薄瓷雪没感情吗?

    这次真是害死她了!

    ……

    夜楷追出酒店。

    薄瓷雪走得飞快,夜楷到停车场时,薄瓷雪已经上了车。

    夜楷正要走过去,跑车突然疾驰而去。

    夜楷迅速上了车。

    阿左追下来,看到夜楷将车开走了,他摸了摸鼻子。

    这都是什么事儿。

    薄瓷雪看到后面那辆追上来的黑色轿车,她加快车速。

    但后面那辆车一直紧跟着她,她加速,他也加速。

    手机在这时还震动了一下。

    薄瓷雪看到新进来一条信息:注意安全。

    薄瓷雪扯了下唇角,猛踩油门。

    夜楷看着前面的跑车,微微蹙了下眉。

    就这样风驰电掣将近半个小时,薄瓷雪朝后视镜看去,已经看不到那辆黑色轿车了。

    她将车停到海边,正要朝海边走去。

    一抬眸,发现那辆黑色轿车停在前面不远处。

    薄瓷雪盯着那辆车看了会儿,不得不承认,他对她真是了如指掌。连她停车的路线,他都能摸得清清楚楚。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