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心里有个兵工厂 > 五六一章 吃撑了
    夜幕低垂,星星点点的渔火,以及江水拍岸的轻鸣声,更衬托出江边的寂静,一排大木船都系在同一艘驳船后面,就像栓成一串的大蚂蚱!

    如此重要的场合,日军自然要派兵巡逻,而且还很是严密,江岸两支巡逻队来回穿梭,江面也有汽艇不停飞驰,就算只来十几个人的小队,也无法在这种防备下遁形!

    但这些可难不倒赵虎,他就一个人,目标小,速度快,趁两支巡逻队背向而驰的短暂时间,一溜烟就跑到了江边。

    芦苇太细,可跟不上赵虎的呼吸量,从空间拿出一根细管,轻轻松松就游到了一条木船旁边。

    两个巡逻兵听到脚下有动静,探头查看时却对上了一张龇牙的笑脸,没等他们搞明白这家伙从哪来,赵虎就果断出手了!

    “噗噗”

    匹炼似的寒光闪过,被好奇心害死的两鬼子,难以置信地看着扎进喉咙里的刺刀,有心想喊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哗啦哗啦”

    有人落水,自然惊动了前面船上的鬼子,就在他们转过头来时,发现落水的家伙已经狼狈不堪的怕上了船。

    有曹长冷声喝问道:“怎么回事?你是木村还是由田?”

    不料落水者却跟失魂落魄似的,一边向他们的船上跑去,一边嘟哝着:“水,水鬼!”

    “水鬼?”

    这可是新鲜事,这些鬼子也刚到江边不久,以前也曾听说过江内有一些传闻,此刻自然好奇心甚重,想要问个明白。

    直到赵虎走到跟前,两个鬼子才发现面孔不对,有心甩枪已经为之过晚,两支灰色三菱刺刀捅过喉咙,赵虎就风一般一掠而过,留下两个无声软倒的尸体。

    一击致命!

    赵虎出手,毫不留情,不但割断了他们的喉咙,连同颈椎也一同被击断,一瞬间就要了鬼子小命!

    木船都挺大,除了后面两艘船各有两个,其他船上都只有一个鬼子,夜间灯火管制,加上赵虎一路惊恐万分的说着日语,值班鬼子猜疑之时,人已经到了当面!

    战争时期,敌我双方由于机械制造的制约,加上交通不便,都在大力发展内河运输木船,鬼子有汽艇拖挂,所以这些木船式样有点变化,去掉了繁琐的船帆,船型更平,舱位更大,不过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住舱都在后部,毕竟行船可不是一天两天,总得有个吃饭睡觉的地方。

    赵虎击杀了这两船的鬼子,绕过住舱向前时,第三条船上的鬼子自然没看到怎么回事,就这样被他一边用日语糊弄着,一边逐个清除,没几分钟,就杀到了最前面驳船上!

    这是一艘双层拖曳汽艇,赵虎轻轻一跃,已然上到二层,舱门从后打开,两个值班的ji qiang手刚扭头查看,舱内就响起了轻微的枪机撞击声!

    “噗噗”

    消声阻击枪的动静被舱门关在里面,两鬼子脑门中弹软倒在地时,赵虎已经穿行到前舱。

    这里鬼子多点,五六个人守着一门三七短管炮,不过只有两个清醒,其他人都趴在那里呼呼入睡。

    炮兵再清醒也只是炮兵,他们谁也没想到会有人从戒备森严的后面摸上来,十几枪过后,这六个鬼子就成了一具具尸体!

    搞定上层甲板后,就剩下前甲板上的守卫和下层休息舱了。

    现在有个问题,那就是前甲板上有三个鬼子,分别站在三个方位,赵虎只有一个人,没有把握在无声无息的情况下干掉他们,抬腕看了看表,离bao zha时间只有半小时,再拖下去鬼子可就全都惊动了。

    思考了片刻,赵虎决定还是先到下层把里面的鬼子解决掉,哪怕遇到敌人换岗也无所谓,大不了就明火执仗!

    运气不错,下层宿舍里面呼噜声一片,除了脚臭让他难受,顾不上捂鼻子,拿出工具,轻车熟路的开起工来!

    一路干掉了十来个,船舱里有血腥味弥漫,赵虎有到各处巡视了一圈,还别说真有漏网之鱼,两个躲在机舱里打瞌睡的被他找了出来一一解决。

    看看时间还有十多分钟,赵虎决定不等了,驳船在江上多一分钟就多一份危险。

    甲板上三个鬼子正有点无聊,突然听到后面舱室里传来一阵“呜呜”的怪声,不像是风,又不像人叫,听得他们头皮发麻。

    “大岛,你听出什么没有?”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要不回去看看?”

    “嗯,我们三个一起回去,你们从两边摸过去,我在后面给你们压阵!”

    两个鬼子互相看一眼,就算月光不明也能知道对方的心思:不就是个小伍长么?算了,伍长也是长,先上去看看吧。

    三个鬼子磨磨蹭蹭,一直等了好几分钟才走到面前,可把赵虎气坏了,一气之下,就按下了压铁!

    “笃笃、笃笃笃…”

    九二重之所以准确,就因为枪声太重,此时用来收拾三个不知好歹的家伙太适合不过,枪响人倒!

    三个鬼子,左边的被击穿胸腹,右边的打烂了半边身体,后面那个想跑的被打断了腰椎,一时半会死不了,正在慢慢爬行!

    赵虎没去管那些烂乎乎的鬼子,转身就往下层冲去,他得在最短时间内发动驳船,把整条船队开走!

    枪声一响,厂区旁边的驻军就被惊动了,值班军官第一时间就往厂内打电话,莫西了好几声都无人应答,顿感不妙,立即命令士兵前往查看。

    兵营近,江边远,值星官亲自带队前去,等几辆三挎子开到江边时,发现原本一长溜船队居然了无踪迹!

    这还得了,上面装的可都是帝国的宝贝,这里重兵云集,是谁敢来摸老鼠屁#股?

    正焦虑间,北边突然亮了一下,接着,一团团亮光同时闪起,就像盛世的烟花次第开放,紧接着,隆隆的bao zha声也传入耳中,震得值星官身体一抖,重新坐回挎斗:“一个中队,一个中队啊,不,厂里的设备,设备也完了……”

    鬼子在嚎丧,已经驶进一条河湾的赵虎却在清点战利品:“设备基本全了,这几船有好多zha yao啊,嗯,硝@胺化肥也是好东西,和木粉炒一炒也是zha yao,就是量有点多,一下子吃撑了!”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