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总裁令,头号鲜妻休想逃 > 第455章 相爱恨晚,许你一辈子的天荒地老!(全剧终)
    半个月过去了,厉爵的人并没有找到秦瑜。∈八∈八∈读∈书,.≦.o≧

    她不仅是没有办理过入住酒店的痕迹,就连出租屋也没有留下她的痕迹。

    厉爵的人几乎是翻遍了整个京都了,还是一无所获,就连公益性场所也找过了,并没有任何线索。

    除了秦瑜和虞夕的身份,厉爵的人也在积极追查一切可疑的身份,可是,还是没有传来好消息。

    那个狡猾的女人会去哪里?她不是要冲着虞夕来的吗?

    她竟然能沉得住气不现身,她实在是太诡异了!

    搜遍整个京都了都没有找到人,厉爵让搜索的人扩大范围,把目标移到了郊外,甚至荒岭也不能放过。

    ……

    已经挺久没出去玩了,小厉焰呆在家玩腻了,小家伙不安份地哭闹了起来。

    给他玩具,他都不要了,丢到了地上去,大人哄他,他也不愿意了。

    即便是家里也有一套齐全的游乐中心,他也不肯玩了。

    即便是家里也有婴儿游泳池,专门是为他建的,他也不爱游泳了,就是哭闹想出去,可怜兮兮的小眼睛就是爱望着门口的方向。

    “怎么办?小孩子关不住的,不像大人可以呆在家里。再说了,后天也到了带他回医院服糖丸种疫苗的日子了。”

    厉爵想了一下,这样下去的确也不是个办法,看着儿子这样哭闹,他也心疼。

    再说了,小孩子哪能天天呆在家里的,即便是呆久了,大人也会觉得闷的。

    虞夕躲在家里,秦瑜也会躲起来,她出门的话,她也肯定会跟着的,伺机下手。

    最好是能引她出来吧,然后把她抓起来。

    “老婆,我们后天正常带儿子回医院服糖丸种疫苗,不过,要小心点,秦瑜有可能随时出现的,我会加派保镖保护你们的。”

    “嗯,我会小心,不能让秦瑜得逞。”

    ~~~~~~~~~~

    提前一天,厉爵就布控好了整条路线,他也按时陪虞夕带儿子回医院。

    小家伙能出来了可高兴了,坐在爸爸的车里吚吚呀呀的,小嘴也微微噘起,像是微笑一样。

    厉爵没有开车,他安排了保镖来开,他陪虞夕坐在后座,而且,他警觉性很高,他犀利的眼眸时不时地注意着周围。

    去医院的途中有惊无险,一切都在掌控中,也没有出现任何小插曲。

    小厉焰在防保科的游泳池里游泳,他可开心了,小手拍起的水花都溅到了别的小朋友脸上去了。

    时不时的,他盯着爸爸妈妈笑了,事实上,小家伙喜欢热闹。

    而且,他的小腿蹬动得很卖力。

    小厉焰穿好衣服了,虞夕正准备抱他去体检顺便服糖丸疫苗,他们碰到了虞峥和邢楷瑞也带他们家浩宇来做体检。

    遇到了,他们四个便一起聊了,还可以作伴。

    妈妈和大姨在聊天,爸爸他们去办手续了,小厉焰睡在婴儿车上也不乖,他的脚不仅踢着婴儿车,他还去踢表弟了。

    邢浩宇小一点,没多久被厉焰踢疼了,他哭了起来。

    虞夕和虞峥去看个究竟了,小厉焰还不知悔改,他的小脚还是踢得蛮有劲的。

    “小坏蛋,不许欺负表弟。表弟还小,哪是你的对手来的,你是表哥,要做榜样的。”说着,虞夕轻轻地拍了几下厉焰的脚,当作是教训他了。

    小家伙以为是妈妈跟他玩的,他格格笑了。

    “呀的,你还笑,真是调皮!”

    “虞夕,算了,小孩子都是这样的。他们年纪差不多,肯定是打闹着长大的,越打越亲嘛!”

    虞峥把儿子抱了起来哄了,一会儿之后,她家的浩宇不哭了,他的小手也去拽表哥了,他的小脚也不安份地乱踢动了。

    “他们以后感情应该挺好的,就像他们爸爸那样。”

    “是呀,都是小坏蛋,身上都有他们爸爸的影子。”

    “我家这个晚上只醒来一次,还好喝了牛奶又睡了。”

    “我家这个也是了,不过,爱黏着邢楷瑞。要是他爸爸不抱他,那双小眼睛就泪汪汪的了,一接过抱他,马上笑了,精得很呢!”

    事实上也是如此,邢浩宇哭过之后一会儿就好了,他抓到了表哥的手,两个小家伙又玩了起来了,吚吚呀呀的!

    ~~~~~~~~~~

    两个小家伙都体检完了,也服过糖丸疫苗了,时间却不早了,所以,他们四个都带孩子找间餐厅吃饭了。

    厉爵一点也没有放松,不管走去哪里,他都要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从去医院开始,他这一路都看到好几个像伊朗地区的装扮的女人。

    她们穿着黑色长袍,裹着黑色头巾,遮住脸,只露出一双眼睛。

    眼睛周围的皮肤是黑色的,跟那边的人挺相似的。

    他们去了餐厅,也恰好有两个那样的女人进去用餐了。

    除了一双眼睛,她们都戴着手套也裹着头巾,究竟是什么样子的,看得不清。

    厉爵注意到她们点餐了,没有吭声,仅是指着餐牌点餐。

    虞夕让厉爵看着儿子,她去了洗手间洗奶瓶了。

    她还没回来,一会儿了,其中一个裹得一身黑的女人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了。

    厉爵紧盯着她的背影,突然,他像是被雷击中似的,他让邢楷瑞和保镖看紧他儿子,他也起身跟去了洗手间,并加快了脚步。

    突然,厉爵大声喊:“秦瑜!”

    同时,他也是想通知虞夕有危险,他让她警觉起来。

    那位裹黑色头巾只露一双黑眼睛的女人没有回应,她依旧往女洗手间跑去,而且是越跑越快。

    见女人这样的反应,厉爵更加断定是她了,他也迅速追了上去。

    他相信他所看到的同一种装扮的女人仅是秦瑜用来掩饰她自己的,那个女人的心机可不是一般的重。

    早就伺候时机的秦瑜岂会放过这个机会,这个时候她掏出了一把qiang指着虞夕的脑袋,她傲然地瞪着厉爵。

    刹那间,她也把黑色头巾扯掉了,露出了脸。

    她的眼睛周围是黑色的,原来是化了妆,并不是真的黑皮肤。

    她知道他整个京都都在找她,害她都躲到山里去了,她是好不容易才盼到虞夕那个贱女人出来的。

    “你上来啊,我马上一qiang打死你老婆,她若是死了,我死也值了。”果然是一模一样的脸,身高也差不多,声音也极相似。

    就连手中还拿着奶瓶被秦瑜拽出来的虞夕也相当的惊讶,她听见厉爵的喊声,她立刻就反应过来,但,她还是被秦瑜用qiang指着脑门了,顿时她就不敢乱动了。

    她若是乱来,绝对快不过秦瑜手中执着的qiang的子弹。

    跟着厉爵的保镖也冲了上来,他们把秦瑜围住,双方对峙着。

    “果然是你,别以为你整成我老婆了我就认不出你了。即便是像,感觉你还不是虞夕,你俩差远了。你知道吗?单是看背影,哪怕是你穿着黑罩衫把自己裹紧了,我还是分得出你不是她。

    你别以为你不出声我就不知道是你,我爱我老婆,她的一颦一笑,哪怕是一个动作早就深刻在我的脑海里,错不了,你想以假乱真也绝对逃不过我的双眼。你知道你是怎么露出马脚的吗?外国人不可能如此的熟悉京都,点餐不可能这么熟练。”

    “哈哈哈……”秦瑜笑得很阴沉,“你这是有多注意我啊,我很开心!不过,你还是输了,你老婆就在我手中,我一qiang可以打死她。我得不到的东西,她也别想得到。

    我死了就死了,我要你老婆陪着。让你识穿了我,没关系,我也没打算放过你老婆,我也不想逃了,我要你活着也是痛苦的。”

    说着,秦瑜的手指已经放在了qiang的勾子上,她的面容狰狞,神色也是阴沉沉的。

    她来京都已经确定好了,要么取代虞夕做厉太太,如果失败了,她就跟她同归于尽,即便是死,她也要厉爵不好过。

    “秦瑜,你放开我老婆,你要杀就杀我。负你的人是我,不关我老婆的事。”

    厉爵劝道,他也缓缓前进,他如鹰般犀利的眼眸四处流转着,他暗地里观察着现场的环境。

    他注意到了,秦瑜挟持虞夕所站的位置的正前方有个消防栓。

    “厉爵,你站住,不许走过来,别以为我不敢杀你。等我杀了你老婆,我再收拾你这个混蛋。”

    秦瑜很激动,她是要决心杀掉虞夕的,她也不打算活着。

    厉爵没再吭声刺激秦瑜了,而是给了虞夕一个眼神,他示意她等一下逃走。

    虞夕望着厉爵,她摇着头,仿佛是要他走。

    秦瑜已经疯了,她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不排除她杀了自己之后会杀了厉爵。

    如果他们俩都遭遇不测了,他们的孩子怎么办?

    她宁愿死的是她,厉爵不要牵扯进来了。

    厉爵没有听虞夕的意思,他没有退缩,冷不防的,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打开了消防栓的水伐。

    出奇不意,高强的水压向冲天那样喷了出来,把秦瑜和虞夕刹那间冲飞了,并弹开了。

    撞到墙壁,又跌回地上,全身也湿了,虞夕顾不了那么身上的疼痛,她爬了起来逃开了秦瑜。

    一部份保镖护着虞夕,另一部份跟着厉爵与秦瑜对峙着。

    虽然身体也被撞飞了,就连手中的qiang也掉了,秦瑜还是不死心地爬起来捡qiang了,刹那间,还是厉爵的脚快,他狠狠地踩着她的手,阻止她去捡qiang。

    突然,秦瑜从黑罩衫里掏出bi shou,她狠狠地刺进了厉爵的脚里。

    他阻止她,她也绝对不让他好过,死也要拉上他。

    秦瑜把bi shouba chu lai了,她正准备刺第二刀,刹那间,其中一位保镖检起地上的qiang朝秦瑜的手开了一qiang。

    中qiang了,因为疼痛,秦瑜这才松开了bi shou,躺在地上的她也被保镖控制住了。

    “厉爵,你混蛋,我诅咒你不得好死!”手疼痛着,血流不止,秦瑜还是极不安份挣扎着。

    “我不会死的,你等着,我一定要你过得生不如死!”脚痛流血了,厉爵还是很大声怒吼秦瑜,其他人已经报警了,警察也来处理了。

    虽然听说出事了,为了孩子们的安全,邢楷瑞没有去帮忙,而是打电话叫白天宇过来支援。

    ~~~~~~~~~~

    秦瑜被保镖制住了,险情解除了,虞夕见厉爵受了伤,她马上过去扶着他,她还惊慌地喊人叫救护车。

    秦瑜刚才那么狠刺下去,厉爵的脚肯定伤得不轻的。

    消防栓还在哗哗喷水,地上的血渍很快被冲走了,餐厅的服务员送上毛巾了,虞夕也顾不得去擦湿头发了,她只担心厉爵。

    “别跟这个疯女人生气了,我先陪你去医院。你傻了,你那样冲上去不要命了,疯女人什么都做得出来的,好在是伤到脚而已,万一她还藏着一把qiang的话,你怎么办?万一你出事了,我和孩子怎么办?”

    激动地骂着厉爵,虞夕都哭了,刚才不知道有多危险,她都吓死了。

    秦瑜有qiang的,他还那样不顾一切跟她拼了,她不知道有多担心他。

    “老婆,别哭,我没事的,只是脚流点血而已,你没事我就放心了。”厉爵安慰着虞夕,他还欣慰笑了。

    她会哭,她会担心,那证明了她是在乎他的,也是紧张她的,这已经够了,他死也无憾了。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逞强,我都担心死了。厉爵,你听着,你以后不许拿自己的命去拼了,你一定要保证自己的安全。我死没关系,我不要你为我去送命,我爱你,你知道吗?”

    泪水溢出了眼眶,虞夕的小脸瞬间布满了泪痕。

    她说她爱他!厉爵好高兴,他终于等到她的话了,他没有一天不盼着她对他说那三个字的。

    不自觉的,厉爵的眼睛也湿润了,他一把紧紧地抱着虞夕。

    “老婆,我没事的,我要和你永远在一起,我以后都不让你担心了。我爱你,比爱我的命还要重要,我不会让你有事的,这是我做为男人的神圣责任。”说着,厉爵轻柔地吻去了虞夕眼睫上的泪水,他还吻了她的唇瓣。

    “真受不了你了,脚都流血了还要吻老婆,医生来了,快躺到架子上吧。”邢楷瑞抱着厉焰,他提醒厉爵。

    “我疼老婆,你有意见啊?为她流血,我也是心甘情愿的!”

    姐夫在,姐姐也在,还有其他保镖和医务人员,猛地,虞夕推了推厉爵。

    “好了啦,我不哭了,你快去医院。”

    “好,我听老婆的话。”说着,厉爵还要亲一下虞夕的脸。

    看到厉爵对虞夕这么好,虞峥也对他改变了看法,当真心爱一个人的时候,爱真的会超越一切的!

    她现在相信了,厉爵现在是真的爱惨了虞夕了,她不用担心她不幸福了。

    ~~~~~~~~~~

    听说厉爵受伤住院了,傅宝珠和厉风行以及虞家夫妇都马上赶去医院看了。

    受了伤的秦瑜被警方控制住了,在场的保镖也去了警局录口供了,还有餐厅里的员工也一并去了警局作证。

    那名跟秦瑜一样打扮的女人听说秦瑜出事后,她早就走得无影无踪了,她是她给钱让她打扮成那样的。

    “还好没伤到筋骨,那个女人也真是*的,竟然花痴到整成了虞夕,太可怕了,好在现在也把人抓住了。”

    听说了经过,傅宝珠还是一阵后怕,她叮嘱着厉爵好好养伤。

    警局那边已经有白天宇去处理跟进案子了,他也联系了精神科权威医生。

    绝对不能让秦瑜再出来了,厉爵是决心要关她一辈子了。

    “是呀,好在大家都没事,听说出事了,我的心跳得好快,真担心你们出事。你们两个好不容易才在一起,孩子还那么小,要是真出事我得伤心死了。”

    杨洁心也挺害怕的,她的心都揪了起来了,好在医生说厉爵没什么大碍,是皮鞋帮他挡了一部分刀子。

    泡了水,以防感染,所以他要住院观察,还要挂三天的消炎药水。

    没有大事就好,总算让人放心多了。

    “妈,你们都放心,我舍不得抛下虞夕和孩子的,所以,我是不会让自己出事的。”厉爵虽然半躺在病*上,他的手可是一直抓着虞夕的,他不想放开。

    “你懂得这么想就好了,以后都注意些,我希望你们小两口幸福过日子的。改天,我跟宝珠去替你们祈福吧,希望你们以后没灾没难了。”

    “谢谢妈!”

    厉星桐见爸爸的脚被白纱布包裹着了,她轻轻地吹了吹。

    “爸爸,你疼吗?嘟嘟呼呼!”

    “谢谢宝贝,爸爸想死你了!”说着,厉爵抱过女儿,他亲了她好几下。

    见爸爸亲姐姐了,爷爷抱着的厉焰吚吚呀呀的,厉爵笑着看他,他让老爸也把儿子给他抱。

    “好了,爸爸也疼你,知道焰焰也乖了。”说着,厉爵也亲了几下儿子的纷嫩脸颊。

    有儿有女,还有*,他已经是人生的大赢家了,他也满足了!

    重要的是,他也听老婆亲口说爱他了,他这辈子已经没有任何的遗憾了!

    ~~~~~~~~~~

    三个月后,虞家很热闹,新娘的房间都挤满了人,虞万里和杨洁心也是满脸的笑容,因为他们的两个女儿同一天补办婚礼了。

    “兄弟们,快点去帮忙找鞋子,找不到鞋子,老婆不肯跟我们走的。”

    “好,大家尽力找找!”白天宇回应了,他跟吴卓凡最积极了,任何一个死角都找遍了都没有找到新娘的另一个鞋子。

    杨洁心在一旁助威,“伴娘们悠着点哈,别让错过了吉时出门。”

    “妈,还是你最好,最懂我们的心了。”立时,厉爵讨好了丈母娘。

    虞夕和虞峥都穿上了白色的婚纱,她们都不约而同笑着盯着厉爵和邢楷瑞。

    “老婆,饶了我吧,鞋子藏哪去了?伴娘们,姐妹们,我发红包,快快把鞋子交出来。”

    说着,厉爵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了一叠红包,他非常识趣派给了房间里的姐妹团。

    “姐妹们,打开包包,我来检查。”邢楷瑞也很卖力去找鞋子了。

    虞夕痞痞地看着厉爵,她笑了。

    蓦地,厉爵走过来了,他抱着虞夕往她身后一摸,瞬间,他吻住了虞夕的唇瓣。

    太坏了,竟然把鞋子藏到婚纱底下去了。

    “找到了,我们先走了,姐夫,你加油哈!老婆,谢谢你!”说着,厉爵又亲了虞夕几下。

    他蹲下来给虞夕穿好鞋子之后,他把她抱下楼了。

    没多久,邢楷瑞也在姐妹团的包包里找到了虞峥的鞋子,虽然他们现在是复婚了,他们还是一样的高兴一样的激动,他是真心诚意的要迎虞峥回家的。

    邢楷瑞也亲了虞峥,最后是恋恋不舍地移开薄唇。

    他们相信好运还会继续眷顾他们的,再过八个月,他们将会迎来他们的第二个宝宝了。

    虞峥又怀孕了,高佩珊相当的开心,她今天负责抱着邢浩宇,她也盼着第二个孙子的到来。

    邢楷瑞再办婚礼,她也相当赞成,这一次她是发自内心的高兴的,并不是不情愿去妥协。

    ~~~~~~~~~~

    三家联姻办喜宴,酒席是设在京都大酒店的最大的那个宴会厅的,可以容纳两百桌以上。

    这么隆重的联婚,几乎整个京都的上流圈都到了,还有媒体们全程守候捕捉新人的点滴。

    风御野一家四口来了,云熙还拥抱了虞夕,她祝福他们白头偕老。

    风泽熙和厉星桐做花童,那两个小家伙也可开心了,笑得合不拢嘴。

    夏奕灈和cheng zhen也手挽着手来道贺了,因为儿子太小,他们就没有带来了,而是夏溢洋夫妇开心陪着照顾着。

    夏家添了个孙子,他们也高兴呀,cheng zhen的父母也好在好说话,他们没有怪夏奕灈,两家人现在也挺好的。

    cheng zhen看到夏奕灈的领带歪了,她停了下来替他弄好了,她的漂亮脸蛋上也洋溢着幸福的浅笑。

    生怕太太被来往的宾客撞到似的,夏奕灈也很温柔地搂着她,并把她护在怀里。

    虞夕注意到了夏奕灈和cheng zhen的这一小举措,她也很欣慰地笑了。

    厉爵搂着虞夕,他们一样盯着夏奕灈和cheng zhen看,“老婆,我没乱点鸳鸯吧,嘿……凑成了一对,他们确实是挺合适的!”

    “你还敢沾沾自喜啊,要是他们没有和好的话,我剥了你的皮也有份!”

    “老婆,那你还要不要爱我?”

    “爱,当然爱了!要是你敢不听我的话,哼……我理你才怪!”

    “老婆大人,遵命!那今晚你是不是该给我奖励了?”说着,厉爵还偷了个香吻。

    “你确定今晚没有人闹洞房?我可听白天宇放话了,今晚不把你玩死不罢休的。”

    “他敢!除非到他结婚的时候他不想好过了。”

    “那就看情况吧,你要先哄儿子和女儿睡觉。”

    “嘿嘿,包在我身上,他们现在都蛮听我的话了。”他现在甘愿做老婆奴了,一辈子只为这么一个他愿意倾心的女人!

    相爱恨晚,但,他会许她一辈子的温柔的,他也会许她一辈子的深情的。

    哪怕是到了老的那一天,他还要疼爱她,他还要牵着她的手走在夕阳下!

    ……

    “老婆,你小心点!宝宝乖不乖,你现在有没有不舒服的?你坐着吧,招呼客人的事由我来吧!”

    虞峥再怀孕了,邢楷瑞一样可紧张了,他并没有因为虞峥是第二胎了而掉以轻心。

    “老公,我没事,我也不想吐,我刚才吃了一颗酸梅了。要是我累了,我会坐下来休息的。别担心,我们的第二个宝宝也肯定会健康的。”

    邢楷瑞还是不放心,他还是小心翼翼护着虞峥。

    他会呵护他们失而复得的感情的,一直到天荒地老!

    ~~~~~~~~~~

    喜宴现场非常热闹,来道喜的人很多,远在精神病院被孤立的那个小屋里,秦瑜只能呆愣地盯着窗口。

    也仅是从窗口那里,她才能看得见天空。

    她出不去,因为屋子周围都设了电击,只要她一碰铁窗和铁门,她就会被电到。

    她是那样疯狂地痴恋着厉爵,她也整成了虞夕一模一样,可是,他还是没有爱上她,他也没有正眼瞧过她。

    现在,所有人都因为那份精神报告把她当成了疯子。

    有时候,她也觉得她疯了,她是爱疯了厉爵,她已经到了迷失心智疯狂*的地步。

    可是,她最后得到了什么?她一无所有,她还得关在这里,据说是一辈子。

    除了悲哀,她也什么都没有了,只有一个小窗口可以让她奢侈地看到外面的天空。

    的确,她现在是生不如死,厉爵是不会让她死的,因为这小屋的墙壁加了一层软包,她撞不死的。

    即便是碰了铁门和铁窗,她也这个星期要跟我去看电影而已。你快上楼吧,妈在房间里等你了,你放心吧,我们不会去打扰的。”

    “记住,女人都是要疼的,护在手心上呵护的!”厉爵转身上楼时还不忘教训一下儿子。

    他不担心儿子会吃亏,他担心女儿吃亏了。

    “你还敢说这是邢浩宇的吗?嗯哼……或者说你们都有一盒。京都有你们这两个小混蛋,死的女人多了呢!你不是说你姐睡不到风泽熙吗?这个你姐征用了,今晚就用给你看。”

    ……

    两个月后,风家和厉家的家长们紧急谈事情了。

    厉爵瞪着风御野,样子是恨不得弄死他似的,他在怪他教子无方。

    他儿子敢动他女儿,他是恨不得把姓风那个小子弄死的,得知女儿要嫁了,厉爵心里也苦不堪言,他越想越想哭了。

    “我厉爵嫁女儿嫁妆至少有20亿,酒席至少要一百桌,这仅是厉家要请的客人。”

    “靠……你是觉得我风家没钱吗?我不要你20亿嫁妆,我给你30亿礼金,另外送你一百桌酒席。”

    看着各自的老爸争论不休,厉星桐和风泽熙都不出声了,刹那间,虞夕和云熙都发声了,“你们两个出去,我们自己谈。”

    老婆都出声了,瞪眼睛了,立时,争论不休的厉爵和风御野都闭嘴了,他们不敢说不,都乖乖到门外去等消息了。

    一个月后,风厉两家大办喜事了,各预一百桌亲朋好友。

    两家人各拿10个亿出来作为小两口的基金,厉爵嫁女儿了,本来是该高兴的,他一整天却是笑出了眼泪。

    他疼着*着长大的女儿,而且是他最担忧的,结果还是被风家那个小子给拐走了,他怎么可能不伤心的。

    风御野却是真心的笑了,他笑厉爵,他儿子娶了他的女儿,好像是报了很久以前的抢妻之仇似的,他最高兴的就是自己儿子找对人了。

    洞房花烛夜,小两口打得火热,热情也非常高涨。

    突然,厉星桐喊痛了!

    “呀的,你骗我!上次咱们喝多了压根就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单上的是什么血?”风泽熙蛮生气的,他停下来质问厉星桐。

    “鸡血,谁让你闻不出来!我爸说了,要矜持,不结婚不扯证,谁让你真的睡了。喂,那你现在到底还要不要洞房的?要是不想,你马上给我滚出去。”

    “肯定洞了,我也连那晚的本和利息都睡回来。”

    ……

    已经过了十点了,小两口还要回娘家的,可是,都这个时间了还没起*,云熙又不好意思去叫人了。

    “老婆,别管他们年轻人了,高兴就好。”

    厉家那边厉爵一早就起来了,女儿第一个晚上不在家他就睡不着了,他一早起来等她回门,都快等到中午了还不见人,他都快气死了。

    “姓风那个臭小子你等着,以后有你好看的。”

    虞夕一旁摇摇头,噗哧……她也笑他了!真的是名付其实的怨父!

    全本完,希望这样意犹未尽的结局大家会喜欢,咱们新文再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