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牌近身保镖 > 第1857章 橙衣长老来抢人
    第1857章橙衣长老来抢人

    等那三个挑事的橙衣教徒走后,那几个绿衣教徒围上来,询问叶秋:“你没事吧?”

    叶秋理了理衣襟回道:“没事。”

    绿衣教徒里的其中一个人,笑着问他:“原来你就是叶秋啊,我们都听说你的事了,你现在可是教里的大红人!”

    另一个附和道:“是啊是啊,听说你打败了红衣教徒,还跟黄衣长老交了手,本来我们还不是不信的,但是方才见识了你的身手,我才是真的佩服了。”

    叶秋闻言回道:“几位过奖了,我还有事,几位请便吧,告辞。”

    绿衣教徒闻言回道:“好吧,慢走!”

    叶秋走出演武场,往司膳阁走,路上已经有不少人,都在往司膳阁走。

    走到司膳阁门口时,叶秋看到唐如霜正站在门口张望着,似是在等谁。

    叶秋也不以为然,看都没看她一眼,径直向里走去。

    “你等等!”

    叶秋闻声转过身,看着唐如霜问道:“何事?”

    唐如霜环顾了一下四周,之后小声对叶秋说道:“你跟我来。”

    说完转身向司膳阁院外走去。

    叶秋也没犹豫,快步跟上。

    叶秋跟着唐如霜,一路七拐八弯的,来到了一处花园的亭子里。

    亭里还有个仆人,拎着一个食盒站在那等着他们。

    唐如霜站在桌子旁,从仆人手里接过食盒说道:“你下去吧。”

    仆人闻言行了个礼就走了。

    唐如霜将食盒打开,将里面的饭菜端出来,摆在桌子上。

    她一边摆菜,一边对叶秋说道:“你坐吧。”

    叶秋闻言坐到椅子上,看着她不解的问道:“你这是何意啊?”

    唐如霜摆放好菜盘后,坐到椅子上,看着叶秋说道:“昨晚的事,是我不对,我亲手做了这些菜,算是给你赔礼了,我昨晚心情不好,说话不太好听,你别往心里去。”

    这突如其来的示好,让叶秋一时反应不过来,有些懵。

    他磕磕巴巴的回道:“啊没,没事,我也有不对的地方。”

    唐如霜说道:“总值以前是我不对,以后我们好好相处吧。”

    叶秋回道:“好,好。”

    唐如霜把菜往叶秋身边挪了挪说道:“快趁热吃吧。”

    叶秋笑着回道:“多谢姑娘。”

    说完他拿起筷子,夹起菜刚要往嘴里送,他像是突然想到什么,手里夹菜的动作一顿。

    他将本来要送到嘴里的菜,放到了碗里,看了看唐如霜。

    唐如霜见状,不解的问道:“怎么了?怎么不吃啊?”

    叶秋看着唐如霜,他刚才一瞬间,脑子里冒出了个疑惑,他怀疑唐如霜在饭里下了毒。

    叶秋灵机一动,对她说道“啊,没事,我就是突然想到,你是不是也没吃呢,来一起吃吧,我一个人吃多不好意思。”

    唐如霜闻言突然笑出了声音,天像是猜到了叶秋的疑惑,拿起筷子笑着说道:“好,一起吃吧。”

    叶秋看着唐如霜夹起菜吃了下去,自己才放下心也吃了起来。

    叶秋觉得现在的唐如霜,跟他之前认识的唐如霜,好像判若两人。

    眼前这个姑娘,笑的很好看,之前叶秋对她的距离感好像拉近了。

    甚至之前叶秋还觉得,唐如霜的眼睛中,好像泛着一层寒光,而现在,连那寒光好像都退了。

    二人有说有笑的吃完饭,唐如霜还有事,告别了叶秋就走了。

    叶秋向金云阁走去,打算找点事干。

    他刚走到正殿门口,就看见两个橙衣教徒正站在门口。

    叶秋也没做理会,推开门向殿内走去。

    只见殿内,橙衣长老,和叶秋现在的师父,黄衣长老,二人正坐在那喝茶聊天呢。

    叶秋走上前去行礼道:“拜见师父,长老。”

    黄衣长老见状笑着说道:“爱徒你会来的正好,橙衣长老正有事找你呢。”

    叶秋对橙衣长老拱了拱手问道:“不知长老找我,所为何事?”

    橙衣长老闻言,放下了手里的茶杯,看着叶秋笑着说道:“小伙子好本事啊,我三个徒弟你打伤俩……”

    叶秋闻言回道:“今早的是,是他们挑事在先,请长老和师父明鉴。”

    橙衣长老笑了笑说道:“我知道我知道,是他们没事找事,又打不过你,受了伤也是活该,我不是来兴师问罪的,你先坐。”

    叶秋闻言看了一眼黄衣长老,黄衣长老笑着点点头说道:“坐吧。”

    叶秋坐到一旁的椅子上,问橙衣长老:“长老您方才说伤了几个徒弟?”

    橙衣长老闻言,打趣道:“两个啊,怎么,你打了几个人,你都不记得了?年纪轻轻的,怎么记性这样差。”

    叶秋闻言回道:“并非我记性不好,而是我清楚记得,今早就和那一个人交手了。”

    橙衣长老闻言,表情一凝,问道:“你说你就打了一个,可为何我见是,一个折了胳膊,一个昏迷不醒呢?”

    叶秋闻言回道:“那个胳膊折了是我打的,至于另一个,我就不知道了。”

    橙衣长老闻言说道:“嗯,我暂且信你,不过你还得跟我去趟呈祥阁才行,他们口口声声说是你打的,比得亲自去澄清才行,不然闹到教主那,就是个麻烦了。”

    叶秋闻言回道:“嗯,也好。”

    说着二人起身就要往外走,却被黄衣长老拦下。

    黄衣长老起身挡在门口,对橙衣长老说道:“你要是领走了,还能给我还回来吗?”

    橙衣长老闻言笑着说道:“这可就难说了,进了我呈祥阁的门,那可就是我呈祥阁的人了。”

    黄衣长老听完说道:“我就知道你黄鼠狼给鸡拜年,你没安好心。”

    说完他一把拉住叶秋,对叶秋说道:“走徒儿,咱们不跟他去。”

    不等叶秋说话,橙衣长老一把就拽住了叶秋的另一只手,说道:“慢着!你徒弟打伤了我徒弟,你赔我一个徒弟怎么了?”

    黄衣长老更用力的拽着叶秋说道:“黄衣教徒你随便挑,为有叶秋不行!”

    橙衣长老死死的拽着不撒手,说道:“我还偏就要他!我劝你还是识相点,赶紧把手松开,叶秋在你这就是明珠暗投,暴殄天物!”

    黄衣长老闻言像是愣了一下,橙衣长老见状,将叶秋拉到自己身边。

    橙衣长老见黄衣长老不说话,他接着说道:“我知道你留叶秋在身边,就是想让他将来能继承你,我承认我也有这样的想法,但是你想想,以他的身手,日后定是要做红衣弟子的,若是我现在将他带去呈祥阁细心教导,他日到了教主身边,也不给咱们丢脸才是啊。”

    黄衣长老闻言犹豫了一下,随后摆了摆手说道:“罢了,叶秋,你随他去吧。”

    叶秋知道自己能做橙衣教徒了,虽然有些暗喜,但是瞧见黄衣长老这幅痛心疾首的模样,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忍的。

    叶秋轻轻唤了一声:“师父……”

    “走吧。”黄衣长老说完转过身,向内堂走去。

    叶秋站在原地,看着黄衣长老的身影消失。

    “咱们走吧。”橙衣长老说着,拉着他向外走去。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