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错嫁替婚总裁 > 第一千八百八十五章 番外之阿绫假装被绑
    阿绫很快就被关进了一个单独的房间之中,关押了起来。

    等他们离开之后,阿绫这才睁开了眼睛,先是环绕房间走了一圈,然后咧嘴笑了笑。

    就这么一间破屋子,也想关住她?

    简直是侮辱她的名字。

    阿绫也不着急,先是坐在原地想了一下,然后从容不迫的从丸子头上抽了一根发卡,掰直之后往锁芯里轻轻一挑。

    咔哒。

    门锁应声而开。

    阿绫小心翼翼的推开门,往外打量了一下,发现周围的房子很是简陋,显然是一个临时的据点,临时的仓库。

    不知道卫颖是不是也在这个地方?

    阿绫没有停留,快速的闪身离开,只用了十几分钟,就把附近一片的情况就给摸清楚了,顺便还留下了记号。

    阿绫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卫教授提供照片上的小姑娘卫颖,显然卫颖要么是没关在这个据点,要么是已经转移掉了。

    跟阿绫一起关押在这里的不少年轻人,还都昏睡着,他们自然是没有阿绫这么好的体力,抵抗不住强有效的药性,睡的七倒八歪。

    所以那几个负责看守的也都放心大胆的聚在了前面聊天,并不担心后院失火。

    其中一个人开口说道:“珍妮弗听说要挑战少爷,崇明先生真的不管?”

    另外一个人说道:“你来我们基地时间短,你是不了解崇明先生的风格。崇明先生早就说过了,谁有本事谁去拿那个位置。当然,只要能承受背叛的结果,任何人都可以去尝试。”

    “真的有人去尝试了?”

    “没有。他们疯了去尝试这个啊!沈远先生虽然只有二十多岁,可他的手段却不输给崇明先生的。”

    “咦,你这么推崇少爷?”

    “当然了!你是没见过小沈先生的手段。”那个人低声嘀咕:“这位爷的手腕,虽然不像崇明先生那么粗暴直接,可是他擅长给你挖坑,让你主动往下跳还对他感恩戴德。听说,他这都是跟他姑父学的。”

    “他姑父是谁?”

    “你还真是不打听就瞎说啊?小沈先生的姑父是贺逸宁啊!贺家的那个贺逸宁啊……”

    “那你说,珍妮弗还能成功不?”

    “谁知道呢?谁知道这是不是给珍妮弗的一次机会呢?”

    那个人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轻,轻的仿佛一阵风就吹走了。

    阿绫没有听太久,轻盈的翻身上了屋顶,灵巧的躲避着摄像头,靠着走位完美的回到了自己的小屋子里。

    她这次的任务是要把卫颖全须全尾的带回去。

    所以,她还不能走,还要在这里继续卧底进去。

    她必须尽快找到卫颖。

    不然那个小姑娘,大概是真的要吓坏了吧?

    阿绫听到外面的动静,马上闭上了眼睛继续装昏迷。

    外面的人看了看,顿时放心了,对别人嘟囔说道:“我就说没问题吧?你紧张个什么劲儿啊!这小丫头一看就是被传言骗过来的大学生,这种人最好骗了,几句话就找不到北了。”

    “行了行了,别发牢骚了。今晚把这一批都送过去,我们也能顺利交差。要是出个什么岔子,珍妮弗可不会听你解释的。”另外一个人也有点不耐烦:“这么多天都等了,不差这一天了。”

    “行行行,听你的就是了。今晚按照时间行动。”

    听着外面的对话,阿绫刷的睁开了眼睛。

    今晚?

    很好。

    她也不喜欢拖延。

    估摸着药物的药效,阿绫等到隔壁房间里传来了动静之后,才假装醒过来的样子。

    “开门,你们是什么人?凭什么抓我?我可告诉你们,我爸爸是xxx,你们敢这样对我,我爸爸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这是打官腔的人。

    “呜呜呜呜,你们不要bang jia我,我把身上的值钱东西都给你们,你们放了我好不好?我才二十岁,我要回家!”

    这是试图商量型的。

    “你们别哭了,就算哭也没用了。你们谁听说过人贩子抓了人,还会放走的?我们都会被卖掉了!我们跑不掉了!”

    这是自暴自弃型的。

    “我们赶紧看看房间,有没有能逃出去的地方!我是绝对不会束手待毙的!”

    这是顽强自力更生型的。

    大部分人只是惊慌失措,就知道瞎叫唤。

    然而负责看守的人,充耳不闻。

    阿绫也闲吵,刚想开口,就听见外面有人说道:“行了,别叫了。既然来到这个地方,那就都别回去了!想回去也可以。”

    隔壁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那个人又说道;“死了把尸体扔大街上,让你们家人自己捡回去吧!”

    隔壁一顿,马上更夸张的哭叫了起来。

    阿绫无语的摇摇头。

    这个人,还真是恶趣味。

    不过,他说的也对。

    这些人,一旦被选中,想要逃脱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就连她自己……不,她是不同的。

    她的主人,对她不薄。

    阿绫闭上眼睛,不再搭理隔壁的吵闹声。

    很快就到了傍晚,负责看守的人,送来了晚餐。

    非常简单的一块面包一杯水,除此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阿绫没有嫌弃,检查过了食物和水没有问题之后,从容的吃掉了东西。

    晚上的行动需要力气,所以补充体力还是很有必要的。

    然而隔壁的那群人,却没有任何食欲,稀里哗啦就把晚餐砸了个干净。

    阿绫嘴角一挑。

    现实会教会他们如何做人的。

    她不是老师,不负责教做人。

    果然,他们把食物砸了之后,对方再也没有送过一滴水来。

    不到半夜,他们都饿的前胸贴后背,饿的双眼发花了。

    有的人明白了处境,不再心怀幻想,从地上捡起被他们踩烂的面包,面无表情的塞进了嘴里。

    看,已经有人学乖了。

    约定的时间到了,那些看守进来,将每个人的手腕都绑在了一起,像串蚂蚱那样串了起来,这样就算有人想逃走,也休想摆脱那么多人的拖拽。

    到了阿绫的时候,对方看了看阿绫精致的面孔以及非常优秀的骨骼肌肉,知道这是个好苗子,不敢随意对待,就单独给阿绫绑住了手脚,让她一个人慢慢行走。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