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行战记 > 第三百九十一章 山外山
    拳场里,观众们恋恋不舍地逗留了一会儿,渐渐散去。

    大家一边走,一边热烈地议论着。

    毋庸置疑,今夜过后,行刑者这个名字和这场拳赛,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成为地下世界的话题中心。这一战别说放在天安市,就算是放在整个银河共和国的地下世界也堪称奇迹和经典。

    而除了八卦之外,更重要也更和大家息息相关的就是随之而来的势力格局变化。

    黑魔的死,足以让四海会的名声威望遭受重创。而此消彼长,龙兴会和五联帮的声望简直一时无两。就在这散场的短短时间内,人们的交谈议论中,已经多了一丝对陈三爷和五联帮的敬畏。

    “陈三爷这手玩得可真是漂亮啊。”

    “那可不!人陈三爷是什么级别?平时也就看着你四海会蹦跶不吭声。真要认真……嘿,今天这一耳光可舒服了?”

    “这才叫深不可测!四海会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听着众人的议论声,等到人都散得差不多了,虞娜站起身来道:“走吧。你们先去车上等我。”

    卫超沉默了一下,虽然知道以自己的权限根本没资格问,但还是忍不住问道:“你决定怎么做?”

    “人是必须带回去的,”虞娜看了他和老莫一眼,回答道,“放心好了,我不会杀他。而且,我现在怀疑他的破壁者等级不止c级,很可能已经达到b级了。”

    卫超和老莫对视一眼,放下心来。

    以他们对虞娜的了解,既然她答应,那就不会是随口敷衍。这意味着,夏北的生命安全至少是有保证的,对祁峰也能有个交代。

    而除此之外,两人都有些窃喜。

    谁也没想到夏北竟然可能是b级破壁者。之前虞娜把他从d级提升到c级,已经够让人惊喜了。可若是b级的话,那身为发现者的他们,这次立下的功劳可不小。

    老莫斟酌了一下,对虞娜道:“如果你要带他走,那龙虎风驰的问题你要先摆平。不然的话,出了事后果不堪设想。”

    虞娜皱了皱眉头。老莫的话虽然听起来有些刺耳,但即便是她也不得不承认很有道理。

    虞娜是亲眼见到夏北如何走进生死笼,又如何杀死黑魔的。因此,她比所有人都清楚这小子有多狠,同时也比所有人都清楚这小子在乎的是什么。

    如果自己把人抓走了,而恰在这个时候,龙虎风驰的那帮小混混出了什么事,以这小子的性格,恐怕立刻就会站到启明军团的对立面上。到那时候,他会干出什么事来,谁也不知道。

    “我知道。”虞娜点头答应了。

    她一边将一份报告通过手腕上的微型光脑传递给总部,一边把目光投向几个贵宾包厢,眼中寒光一闪。

    …………

    “老三,干得漂亮!”

    五联帮的包厢里,一派喜气。

    “这回老子倒要看看,胡安还怎么嚣张!”老四朱玄帮的帮主洪道武哈哈大笑,“听说这家伙走的时候,脸都青了。”

    “对了,老三,”雷德海点燃一支雪茄,问道:“十一区你准备怎么办?”

    “我已经给了龙虎风驰了。”陈三福一摆手道,“那破地方,我拿来干什么?”

    “给龙虎风驰?”李力夫皱眉道,“他们本来就没什么实力,如今老大又死了,剩下这些残兵败将能守住十一区?”

    “我帮他们守!”李三福大手一挥,满不在乎地道,“不过就是出点人,放几句话的事情。现在都知道四海会把十一区输给我龙兴会了。我就不信谁不睁眼,敢去踩老子龙兴会的场子!”

    四人对视一眼,都有些诧异。

    陈三福为人虽说还算仗义,但可不是什么喜欢发善心的家伙。这次主动替龙虎风驰出头不说,最后还把十一区还给龙虎风驰,甚至出人出力帮他们守地盘。

    雷德海眼中精光一闪,问道:“那个拳手,是龙虎风驰的?!”

    陈三福嘿嘿一笑。

    众人瞬间明白了,不禁纷纷冲陈三福竖了个大拇指。

    白痴都知道,这种级数的拳手,无论如何都是要笼络住的。如果这拳手是龙虎风驰的,那陈三福这样做就说得通了。

    一个十一区从价值来说,往死里祸害倒也能赚些钱。但五联帮各有地盘,要钱哪里不能赚?因此对于他们来说,一个他们少半根毫毛,那你们就等死吧。”

    说着,她拍了拍顾俊松的脸,手重得就跟打耳光一般。拍一下问一个字:“明……白……么?”

    雷德海等人呆呆地看着女人的手,全都懵了。

    那可是大老板啊!

    今晚的拳赛,整个黑拳场上千人,就只有他有资格占据唯一的特级包厢。只要他一句话,拳场里的任何一个人都会被轻易地决定生死。就连天安市的市长以及政阁高层,轻易也不敢招惹他。

    可如今,他却被一个女人如同拍孙子一般拍着脸。

    而更让他们震惊的是,就在顾俊松的脸被拍得又红又肿的时候,他却没有半点脾气,只恭恭敬敬地点头哈腰:“明白,明白!”

    “明白就好!”女孩淡淡地转身离去,“把你们手下的人也管好一点,千万别出什么意外。”

    “不会,不会!”顾俊松飞快地道。

    直到女孩的身影消失,他才直起身来,脸色铁青地看了雷德海等人一眼,和银狐一同仓惶离去。

    连不许传出去的警告和一句场面话都没留。

    五个人呆呆地站在门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一时如在梦中。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