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妻不好追:总裁老公请止步 > 第654章:我可以帮忙
    趁着他们心情都还不错,白夜神色变变,很严肃的问:“你对那个林辞,到底是什么感觉?”

    夏星辰愣了一下,看着他眼角眉梢潜藏的醋意,故意道:“你说呢?”

    白夜眉头微蹙,张口就想教育她一顿,可想想,他已经找林辞谈过,而且,就算林辞有什么非分之想,有他在,谁也别想打夏星辰的主意。

    俩人悠闲自得的吃完了甜品,白夜在她身边蹲下来:“上来吧。”

    因为刚才那一架,她腿上的伤好像又在隐隐作痛,她也不再跟自己较劲儿,爬上了白夜的后背。

    风徐徐吹来,黄昏十分的南城,显得宁静而柔和,柔黄色的阳光在地上铺成满满的金黄,夏星辰在他背上,一时有些恍惚,仿佛他们跟不时路过的这些青少年一样青春而充满活力,至于她那些年经历的那些黑暗,都是她午夜梦回之后,再也不愿想起的幻觉。

    文化馆。

    演唱会还在继续,台前不知幕后事,歌迷们自然也不知道后台都发生了什么,他们只是尽情跟着红茶的歌沉醉,尖叫,呐喊,肾上腺素飙升的,仿佛一切都不存在了,只剩下自己手中的荧光棒。

    一直到晚上九点,演唱会才顺利结束,歌迷们被安排有序离场,邱小秋担心自己跟白夜夏星辰撞上,特意走在了最后。

    大家的情绪还没完全消失,全都在讨论刚才火热无比的演唱,邱小秋走在最后,却无意之间听到了红茶跟经经纪人之间的谈话。

    他们在舞台的侧边,因为没人注意,现场也还很嘈杂,所以,他们聊得也随意了一些。

    经纪人十分不满,刚才因为一个不入流的小演员?差点就把他们苦心准备了很久的演唱会给弄砸了,他这才知道,红茶居然还跟她那个男朋友有联系。

    “你到底有没有脑子,还想不想在这一行里混了?”

    经纪人生气,说话也冲了一些。

    红茶低垂着头,她满脸都是不爽,要不是夏星辰突然出现,她跟男朋友的事,又怎么会被经纪人知道,而且,夏星辰还要求她把歌还给她,专辑都印好了,就差发行,在演唱会上也唱过了,还怎么还?

    还了,道歉了,她以后还怎么混?

    夏星辰不耐烦的打断经纪人,现在还是想想怎么解决是正事。

    经纪人看着她,歌还是要冠她的名字,她的私事也不能暴露,还能怎么办,找个机会,朝夏星辰下手呗。

    趁着是在南城这样不怎么关注娱乐八卦的城市,威逼不行就利诱,要是都行不通,只有……

    除了让她好好长长记性,也教育教育她,该如何在这一行中做人。

    红茶点头:“那你去做吧,需要我做什么,随时跟我联系。”

    “嗯。”

    当务之急,是先派人摸清楚夏星辰在哪儿,经纪人才要打电话给自己的人,叫他们去查,邱小秋突然朝着他们过去,意味不明道:“我可以帮忙。”

    刚才,他们的话,她只断断续续的听了个大概,但跟夏星辰为敌,就是她的朋友,她也早就想除掉夏星辰这根眼中钉了。

    经纪人看她一眼,刚开始还满满都是戒备,听红茶说,她曾经在剧组见过她,并且真的跟夏星辰不和后,经纪人才道:“换个地方说。”

    是夜,医院病房只有夏星辰和白夜,没了邱小秋,白夜也没了顾忌,死皮赖脸的要跟她挤在一起睡,夏星辰身上有伤,也没什么力气,推不过他,正半推半就要从了他之间,手机响了。

    青溪打来的。

    因为她早上那个电话,青溪已经担忧了一整天,这会儿接通,青溪立刻问:“星辰,你没事吧?”

    “没什么,我挺好的。”

    白夜眉头紧蹙,一个劲儿的示意让她挂电话,夏星辰紧紧握着手机,根本也不着急,她甚至自顾自的坐起来,跟青溪聊起了家常,明明就才几天没见,好像弄得半辈子没再见过面似的,把青溪的家人,从头到尾的问了一遍。

    关键是,青溪也是不厌其烦,跟夏星辰一通聊,根本没有要挂掉的意思。

    俩女人聊了大概快一个小时,白夜在旁边困得都快睡着,他打着瞌睡,实在是有些忍不住,拿出手机给苏珩打电话,他到底在干什么?

    能不能管管自己的老婆,都现在这个时间点了,他们还不睡吗?

    他准备了一肚子的抱怨,还没排上用场,苏珩一句他在给苏锦思辅导作业,就轻描淡写的挂了他的电话。

    白夜更加憋闷,见夏星辰丝毫没有要放下电话的意思,强行从她手中抢过手机:“喂,青溪,是我。”

    “嗯?有事呢?”

    “你知道夏星辰这个犟种,我好不容易有个机会,你就别占用我的时间了行吗?良辰美景,抱歉,先挂了啊。”

    说完,他毫不犹豫的挂断,连同着,把她手机都给关机。

    夏星辰脸上浮动起一抹介于愤怒和害羞之间的表情,她蹙眉嗔怪:“白夜,你疯了,胡说什么?”

    白夜盯着她:“我哪有胡说,行了,睡吧,再来个电话,天都亮了。”、

    他把门反锁上,窗帘也拉严实,不由分说的把夏星辰圈在了怀中。

    另外一边,青溪盯着手机,眨眨眼睛,片刻后,才想明白白夜在说什么,听他的意思,是不是跟星辰已经?

    青溪嘴角忍不住浮起一抹笑意,他们俩能这样,看来没什么事,今天一整天不好的预感,都是她瞎想。

    她把手机放在一边,开始整理桌子上的各种文件,刚开始上手,工作都有些生疏,以前是在公司里加班,现在可好,跟老板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公司加班还不算,还要把东西都带回来再看。

    偏偏老板无良,明明很多工作都该是他来做的,可苏珩盯着她,义正言辞的强调,他缺席了苏锦思太多的成长瞬间,趁着现在还没搬走,他得抓紧跟孩子培养父女感情,要不,苏锦思以后不认他,或者,突然要给自己再找个爹可怎么办?

    孩子丢了不打紧,反正都是自己的,可老婆要是也被拐跑,那可就是别人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