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纪少追妻很卖力 > 第269章 失控的速度
    “是我,”一个年纪稍轻的小护士颤颤巍巍地举起手,“我昨天家里有事就回去了,平时她门口不是有保镖守着嘛,我也就,也就没多想。”

    “你,你气死我了,赶紧把人找回来了,要不然你就去领处分吧。”医生恼火地要命,“其他人有没有知道虞小姐行踪的?”

    林若薇在此时发现最角落的一个小护士动了动嘴,好像想要说什么,到最后又咽了下去,注意到她的目光时,双眸闪烁,立即别过头去。

    瞬间,林若薇就懂了,她昨天晚上一定看到或者听到了什么。

    等人都散了,林若薇才将最后离开的她给叫住,以金钱引诱她说出自己的所见所听,小护士刚出社会没多久,人还天真着,看到有钱拿,便将昨天听到的事都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说来也巧,她昨晚正好负责402,隐隐约约听到些声响。

    林若薇听了她的只言片语,便明白昨天发生了什么,她以前怎么不知道纪朗琛是个痴情种,被安祖母关在家里都不老实,还想要偷偷地见虞念婉。

    有她在,不可能。

    林若薇一个电话过去,便直接将事情给安敏说了。

    本来打算出门的安敏立即上了楼,正好看到躺在屋里的保镖还有被推开的窗户,脸色顿时沉了下去,“给我找,两个小时之内必须把人给我找回来!”

    西装男听令,连忙发动所有的人手去寻纪朗琛的下落。

    “初兮小姐还在夫人手里,孙少爷肯定不会走远,你们专门去往医院附近寻。”西装男并没有因为心急而失去理智。

    果然正如西装男所猜测,纪朗琛趁着门口保镖犯困,刚从安宅逃出来,本来也是想要立即赶往约会地点的,只是为了避免有人跟踪,他特意绕了远路。

    谁料,就是因为绕了个远路,既然被西装男歪打正着,堵在了小巷子里。

    “还烦请孙少爷跟我回去吧。”

    “好狗不挡道,给我让开。”他必须去见念婉,要不然念婉一定会担心的,而且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

    “恕在下不能遵命。”西装男抱拳,迎面冲了上去。

    纪朗琛抬手一挡,与之对打了起来,一时之间,两人竟打得不相上下。

    就在纪朗琛欲使出左勾拳时,后面袭来一阵阴影,饶是他心生警惕,反应迅速地抬手躲避,也被敲了个正着。

    眼前一花,身形不稳,晕了过去。

    “走,赶紧把人带回去。”打了两次都没有正式地会过招,西装男都觉得有些不尽兴。

    将纪朗琛敲晕后,带回安宅,由安敏亲自看着送到了机场,坐上私人飞机直飞。

    东亭路的火锅店门前。

    收到短信后的虞念婉立即赶了过来,这里是他们当初首次在一块吃饭的地方,离以前她上过班的教育机构近,离她所在的医院也近。

    才早上五点十分,离约定的时间还有足足10多个小时。

    虞念婉就已经等得迫不及待了,她攥着手机,翘首以盼纪朗琛的到来。

    她从天黑等到天亮,又从天亮等到天黑,也没有等到心中所期盼的到那个人。

    虞念婉的心凉了,也彻底地失望了。

    手机从掌心滑落,掉在地上,眼眶已经干涩再也流不泪来。

    一月十四日,不是个吉祥的日子。

    冬天的下午五点,天已经暗了下来,大雪也不甘寂寞地飘落,姚曳打着伞走了过来,当看到虞念婉失魂落魄的样子时,很是心疼。

    “婉婉,时间已经到了,他不会来了,跟我走吧,你爸爸都快等急了。”

    “不,不,他一定会来的,他不会骗我的。”虞念婉崩溃地摇头。

    “我要等他,我一定要等到他。”她不相信那样对她好的人也会骗她,“朗琛一定不会嫌弃我的,对不对?”

    他不会嫌弃自己是个疯子,也不会嫌弃自己如今的狼狈。

    虞念婉一直这么坚信着,可现实却给了她重重一击。

    “好了,婉婉,不要再闹脾气了,你们两个不合适,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跟妈妈走,s国有很多好男人,到时候咱们再找一个啊。”姚曳拉着她的手臂劝道。

    怎么找?去哪找?这世界上的人千千万万,可纪朗琛只有一个。

    “我要等他,他会来的,我信他。”虞念婉声音沙哑,带着颤抖不止的哭腔。

    她这副不愿面对的样子,让姚曳有些生气,“婉婉,你一定要为了个男人伤害自己的父母嘛,你知不知道你爸爸有多担心你,你今天必须跟我们走。”

    “我不走。”虞念婉挣扎着。

    “你不走,还打算留在这里干什么?!等着参加纪朗琛的婚礼不成?!”姚曳也是气急了,将伞甩到了一边,双手抓着她往停车场走。

    “婚礼?谁的?朗琛要和谁结婚?”

    那么简单的一句话,虞念婉却怎么也听不懂。

    姚曳本是不打算说出来,只是现在说都说了,她也不再打算藏着掖着了,“还能是谁的,当然是那个白家小姐,婉婉,你不要再犯傻了,纪朗琛早就去,他要在哪里和白芷柔举办婚礼,整个a市的人都知道了。”

    只有你还犯傻,被蒙在鼓里。

    两天前在s国的姚曳和虞润知收到这个消息时,气地将手边能砸的东西都砸了,她本认为纪朗琛是个能够值得托付的人,谁料,男人都一样。

    “不,不可能。”无法接受这个现实的虞念婉,情绪激动地一把将姚曳推开,往马路上冲了过去。

    就在此时,逆行的方向驶过来一辆大货车,车的速度很快。

    “婉婉!”

    周围的人在大喊,妈妈好像在哭,眼前的车怎么开的那么慢?

    虞念婉呆呆地站在原地,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得缓慢了起来,脑海开始浮现从前的种种,初见时,遇到误会时,表白时,求婚时……

    就像走马灯一样,在脑海中播着影片。

    砰,货车失控地冲了过来,鲜血流了一地。

    “婉婉!!”姚曳身形颤抖着跑了过来,跪在满身鲜血的虞念婉身边失声痛哭。

    周围的人指指点点,好心人赶紧联系了救护车,一身酒气的货车司机下了车,看到那一地的红色,整个人都吓傻了,跌坐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