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农门俏医娘 > 第145章 平息
    时间一天一天地在指尖流逝。

    不知不觉又过去一个月之久。

    今天,温善他们收到无影的来信,信上说朝廷的军队已经打到封安府,叛乱军没有选择与朝廷的军队交锋,选择了逃。他们往南的方向逃了,会逃多远,这点也不得知。

    阿离与他都跟着叛乱军的队伍一起走了,望他们勿挂念,他们会保护好自己。

    温善将书信看完,立刻火冒三丈,拍桌怒道:“无影他跟着叛乱军走就走,干吗还带着阿离走?那小子是不是看上我家阿离了,所以把人给我带走了!”

    要是无影现在出现在眼前,温善定会气得掐断他的脖子。

    平时里在唐家不听她的话就算,出去外面还把人给拐跑了。

    越想越气。

    温善道:“早知道这样,我就让他自己划竹筏出去,管他窜到那条河去!”

    “等他回来,我会帮你出气的。”唐青舒安抚道。

    温善依旧是怒火在心,唐青舒安抚了好一会,才终于缓过来。

    依旧如往,等到午时用过午饭后,温善将书信给柳安康过目。

    柳安康颌首赞同:“现在确实不能与朝廷的军队正面交锋,叛乱军人数不多,就算个个武功高强也难敌朝廷的军队,只是,听说南边今年洪涝严重,庄稼颗粒无收,不少老百姓都失去家园。去那边的话能征收到不少新兵,可粮食会是个大问题。”

    “决定南下的梁将军,现在人也往那边去,柳先生,你替他们着急也没用,他们也听不到。”温善道。

    柳安康闻言,心想也是。

    温善问道:“柳先生,现在叛乱军都走了,朝廷的军队也来,你觉得二姐夫和我娘他们能回家了吗?”

    “回倒是能回,如今这么乱,朝廷的军队见叛乱军不在,也不会对百姓们怎么样。只是,这叛乱军起义的事,怕是朝廷又会以军饷为由增加赋税。这回去,日子怕是会比之前难过上许多。”柳安康道。

    之前只是边疆在打仗就一直在增加赋税,现在多个叛乱军,不就又正好给朝廷个增加赋税的理由。

    温善皱了下眉,“叛乱军征收了不少封安府百姓的钱财,这又增加赋税,那百姓们岂不是更难熬?”

    “一向如此,不管发生什么事,受苦的都是百姓们。你娘他们要不要回去的事,你不妨去问问他们,看看他们的意见如何?”柳安康道。

    温善点头应好。

    与柳安康谈完后,她就去找阮东叶与温母,说明情况。

    阮东叶听到叛乱军已经走掉,朝廷的军队正在接近,皱眉道:“善娘,我先回封安府看一看,云兰和我娘他们能不能在你这里再住一段时间?”

    温善不解问:“为什么就你先回去?”

    “朝廷的军队来了,听着确实安全,可我觉得不管叛乱军也好,朝廷的军队也好,与我们来说都没多大的差别。云兰现在有四个孩子在身边要带,这一来一会出去太麻烦,再说要是朝廷军队没有帮我们,届时出了事也不好跑。就让我先回去看看,若真的相安无事,再将爹娘云兰和孩子们接出来。”

    “行,就按照你的打算来。”温善大方地同意。

    家里人多才热闹,唐云兰他们要多住几天,温善也是很欢迎。

    “娘,你呢?要不也在我这多住几天?”温善问。

    温母温和笑道:“我也想回去看看,离开的时候,家里的田地刚种完东西,虽然有拜托李三叔他们帮忙照顾,可叛乱军一来,也不知道家中情况如何,我也回去看一眼,若没什么事,就在家里住下。”

    “那好,我陪你回去住两天。”

    “你大姐那边,要不你也去问问她是如何想的?”温母道。

    温善愣了下。

    温英娘在唐家住的这段时间里,她几乎大步不出房门三步,除非是洗澡和吃饭,其他的时间她都在房间里。

    明明是住在一个家里,但温善感觉温英娘似乎从来没在他们家待过。

    温善道:“娘,她不该跟你一起回去吗?我一开始就没打算让他们来我家住的。”

    温母握住温善的手,安慰:“善娘,我知道你心里对英娘有意见,可再怎么说,你们终究也是姐妹,英娘的性格不好,是我没教好你们……”

    “娘,你别老是说这样的话,你人这么好,就唯独大姐的性格这么差,怎么看都是她自己的错。她自己想不通,怪不得你。”

    “可终究也是我的孩子,善娘我喜欢你能与英娘好好相处,大成来到你家后,不是改变了许多吗?”

    温善不说话,本以为许大成来到他们家会好吃懒做,但却每天都很勤快地跟着任汉他们出去做事,且还不叫苦。

    看在许大成勤奋的份上,确实能稍微地改观下。

    不想让温母为她与温英娘的事而伤神,她点头应好,来到温英娘的房门外,敲了敲门,道:“大姐,是我,我有点事要跟你谈谈。”

    “进来吧。”温英娘慵懒无力的声音从门里传出来。

    温善推开门进去。

    温英娘将睡着的孩子放下床,目光直直地看向温善,有一种等着温善开口说话的样子。

    温善走进去,将要回去的事情告诉她。

    温英娘听完,道:“这事,我做不了决定,等大成回来,问了他的意见后,我再给你答复。”

    对方明明是来家里借住的,温善让他们回去也是情理之中,可听到温英娘这一番话,却感觉她才是来借住的。

    心情顿时不好起来。

    本来想与她好好谈谈,可听到温英娘这一番话,温善也没什么好说的,转身离开。

    “善娘,你是不是很讨厌我?”温英娘突然问。

    温善停下脚步,不解地回头看向她。

    温英娘道:“我看得出来你眼里对我的厌恶。”

    她将话说得这么直白,温善突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将厌恶表现得明显,温英娘不傻,就该看得出来。

    温善也是如此,她表现得很明白,只是当被直接地问的时候,她不知道该如何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