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霍先生,我们恋爱吧 > 第779章 英雄气短
    “纪明媚……”霍仲庭揉着额头,克制着不敢朝她靠近,“今晚的事情怎么回事,说清楚!”

    明媚抿着嘴唇,冷冷打量他:“安艺美跟乔薇合伙给你下了药,至于停车场具体发生了什么,你不至于一点印象也没有吧?”

    喝醉酒断片她信,但是车库里发生的事,不过才过去十几分钟而已。

    “下药……”霍仲庭从齿缝里挤出字眼。

    他并非全然没有印象,只是难以相信,安艺美竟然用如此卑劣的手段,对他下药?

    脑海中模糊地闪过一些画面——昏暗的车库,安艺美抱着他主动献吻,而后他……他失控地把她按在墙上?

    霍仲庭闭了闭眼眸,不敢细想。

    那纪明媚怎会出现?什么时候出现的,她都看到了什么?

    “想起来了?是不是我来发问比较好,你不是很聪明吗?为什么这次蠢得着了安艺美的道?车库你竟然对她……”

    明媚想起当时的画面,心里五味杂陈地说不下去。

    霍仲庭绷起神经,莫名紧张地盯着她。

    树影下光线斑驳,明媚的表情看得不太清楚。他意识有些模糊,依然感觉到了来自她的鄙夷。

    明媚看他多少清醒了些,将手机递给他:“还你!”

    霍仲庭摸摸口袋,皱眉道:“你什么时候拿走的?”

    “托你的福,我的手机还在会所休息室里。借你手机请求支援,我可不想一个人面对你这个超级大麻烦!”

    “你说我超级大麻烦……”他极度不愿承认这种标签用在自己身上。

    “难道不是?”

    她的反问,让他无言以对。

    “你向谁请求支援了,不会是唐萧吧?”如果是那家伙,他宁死也不需要。

    明媚不客气道:“难不成你想唐萧也知道?行,手机再借一下,马上打开给他。”

    她的手才伸出过去,便被霍仲庭抓住手腕。

    他控制不住力道,一下子将她拖进怀中。

    明媚慌忙抬起头:“你……你给我冷静点!”

    “我已经竭尽全力在冷静了。”霍仲庭气息粗重,将她抱得很紧,“可是看到你……我好像没有办法克制……”

    “不行,没办法也得想办法!”明媚感觉到他剧烈的心跳,两只小拳头抵在他胸前。

    霍仲庭低下头:“你好香……”

    细碎的吻落在她额头,脸颊……

    她没有喷香水,但发丝间天然的幽香是他熟悉的,多少次情不自禁怀念的,此刻软香温玉在怀,怎能不想扑倒?

    在看过他手机的秘密之后,明媚发现自己无法毅然决然地推开他。

    可是,她压根也没想过,会跟他再发生什么亲密的关系啊……

    明媚一阵心慌意乱,咬牙道:“我……我看还是送你去医院好了!”

    “不去,哪里都不去,我只想要你!”

    霍仲庭捧起她的脸蛋,深深地吻了下去。

    明媚怀疑自己也被下药了,不,是被下蛊,要不然怎会在大马路边被他吻得晕头转向。

    虽说这条路没几个行人经过,虽说大晚上的,记者也不会追来这里,可是……

    “明媚?”

    忽然听见有人在喊,明媚怀疑是幻觉,转头看去,赫然发现姚立威朝这边跑来。

    “五哥?”怎会这么快,打完求助电话最多五分钟而已。

    不管怎样,明媚松了口气,努力推开霍仲庭:“醒醒,你兄弟救你来了!”

    原来,姚立威跟悠悠最近冷战,接连数日没有联系了。一接到悠悠主动打来的电话,直觉她出了大事。

    没想到出大事的是霍仲庭,二话不说立刻出发赶往会所。刚才接明媚电话的时候,他的车子已在附近。

    “仲庭怎么样了?”

    “中毒不浅,看见女人就发情一样到处乱啃。”

    明媚刚说完,立刻接收到姚立威促狭的眼神。

    “五哥……干吗这样看着我?”

    “看看而已,我可什么都没说。”姚立威挑挑眉毛,上前抓起霍仲庭的手臂。

    霍仲庭把明媚当做蜜源一般,抱着不肯松手。

    明媚好不容易将他推开,想了想,觉得还是应该解释一下。

    “五哥,我不想你误会什么。我申明,刚才是他强迫我的,他……他还对安艺美用强的。”

    “说什么鬼话?我……对安艺美用强的?”

    别的说辞没听见,这句话霍仲庭倒是听得准确无误。

    明媚瞪着他:“霍仲庭你就装吧!我不信地下车库的事情,你一点都不记得了!”

    霍仲庭甩甩头:“本来就不记得,你休想趁我不记得……就栽赃!”

    明媚索性转向姚立威:“五哥,我看直接送他去医院吧!这药效比喝醉酒更可怕。”

    姚立威点点头,将霍仲庭推进车门,随后不知给谁打了个电话,大约让人过来,把他停在前面的跑车开回去。

    这次,姚立威担任司机,熟练的驾驶技术让人无比安心。

    明媚不想再遭遇毒手,坚持坐在副驾位上。

    但霍仲庭坐在后面很不安分,车厢内空间局限,心爱的女人就坐在前面。他只要看着她便觉口干舌燥。

    为化解这种燥热,他陆续抽出领带,脱下西装外套,解开衬衣领口,嘴里痛苦地哼哼……

    明媚担心地往后看了一眼:“五哥,医生应该有办法吧?”

    姚立威一脸严肃:“难说。”

    “难说是什么意思?不就是一些让男人兴奋的迷药吗?难道医生还治不了?”

    “可以治,但也许伤身体。”

    “伤身体?可能留下后遗症吗?”

    “很有可能。”

    明媚顿时咬牙咒骂:“安艺美真是恶毒,叫她蛇蝎女还便宜她了!竟然这么厚颜无耻地害人!这次最好别让我抓到把柄,否则……”

    姚立威忽然打断她:“今晚你跟悠悠怎么回事?一个乔装打扮,一个秘密监听,很了不起的联合秘密行动啊!”

    他口气好不到哪里去,因为担心悠悠被卷入是非。

    明媚低头扯了扯衣袖,“五哥是关心悠悠,怕悠悠被牵扯进来吧?放心,刚才救后面这家伙的时候,我的乔装被安艺美认出来了,但悠悠在背后帮忙没人任何人知道。”

    姚立威道:“最好是这样。女人不要以为自己多聪明,有时候聪明反被聪明误。”

    明媚不赞同地反驳:“五哥这话未免有点大男子主义了。男人也有蠢的时候,你看看后面这位仁兄就能证明。我们女人要是聪明起来,可没你们男人什么事。”

    姚立威寻思,不知道究竟是悠悠影响了明媚,还是明媚影响了悠悠。

    总之,以前没发现这两个女人性情如此相似,连说话的语气都一样。

    “据我所知,安艺美早已放弃仲庭,转而投靠唐萧。今晚她大费周章搞这一出,甚至不惜出阴狠的损招,目的肯定不简单。车库里到底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