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娇妻奶萌:总裁老公坏透了 > 第287章 为了感谢我的救命恩人
    月梦瑶逗了逗他,没逗多长时间,白御泽就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

    他站在原地看着月梦瑶和宝宝的互动,才笑着走上前去,伸出手说:“给我吧,你也去洗把脸。”

    月梦瑶应了一声。

    白御泽把孩子抱在怀里。他抬手掖了掖襁褓的被脚,身后就传来月梦瑶关上卫生间的门的声音,他抱着孩子走到窗边,轻声说:“庭析,你要快点长大,和爸爸一起保护妈妈。”说着,他低头看着宝宝。宝宝眨了眨清澈的眼睛,像是在回应他的话。

    这么一丁点儿大的孩子又能懂什么呢,可白御泽却还是被他的反应逗笑了:“你是在答应爸爸吗,你也想快点长大是吗?”

    宝宝砸了砸嘴。

    白御泽抱着他晃了晃,宝宝发出一个不太清晰的声音,然后在襁褓里踢了踢腿,踢到了白御泽的臂弯,又让白御泽稀奇地笑了起来。

    宝宝抱起来很轻松,所以白御泽根本还没有察觉到什么,月梦瑶就已经从卫生间里出来了。

    两人一大早起来,刚刚白御泽就已经饿了,月梦瑶也感觉腹中空空。现在两个人都洗漱好,白御泽看了一眼时间,就抱着宝宝,和月梦瑶一起出门下楼去了。

    这个时候正是白家用早餐的时间。

    他们下楼的时候,保姆正在把最后一道吃的摆盘上桌。

    白老爷子和白君岚已经在餐桌上就位了。白老爷子见白御泽还没有下楼吃饭,正打算招呼保姆上楼去叫,然后白御泽就接住了他的话茬:“不用叫了,我们下来了。”

    昨天在卧室里吃饭已经坏了白家的规矩,白御泽也不想和白老爷子闹得太僵,所以回来后的第一顿早餐,他还是愿意和家里人一起吃的。

    不过吃的方法,倒是要做一些改变才行。

    听到白御泽的话,白老爷子的表情却丝毫没有缓和。

    他大马金刀的坐在餐桌前,皱眉道:“这都几点了才起床,掐着饭点下楼,是不是还等着别人伺候呢?”

    白君岚坐在他身侧一不发,也面无表情地看了过来,显然对白老爷子的话很是赞同。

    白御泽一边下楼一边说:“是我让梦瑶多睡一会的。”他浑不在意白老爷子语气里的指责,“梦瑶还在带孩子,每天晚上能睡的时间就那么一点,如果不是因为在家里,我都不想让她这么早起来。”

    白老爷子还没说话,他就再添一句,“谁的人谁心疼,爷爷你不心疼梦瑶,但是我心疼。”

    月梦瑶沉默地跟着他跨下了最后一个台阶。

    两人走到餐桌前,白御泽特意给月梦瑶拉开了自己身旁、离白老爷子最远的那个椅子,等到月梦瑶坐下,他才也抱着孩子坐了下来。

    餐桌上的气氛凝滞起来。

    白老爷子的脸色不大好看,白君岚也从始至终没有直视过白御泽一眼。

    直到两人在餐桌前坐下,白君岚才轻启红唇,轻蔑地说:“多么大的人了,连向长辈打招呼的礼貌都不懂,真是没有教养。”

    这句话说完,众人之间一片寂静。

    月梦瑶早在下楼之前就已经做好了被他们挖苦的准备,她也不想让白御泽在家里难做,所以也没有打算太放在心上。但是,无论如何她都绝对无法忍受别人侮辱自己的家人,她抿了抿唇,才说:“如果你对待客人一直都是用着这样的态度,那我算是领教了白家的教养。”

    白君岚猛地把手里的筷子拍在了桌子上:“你说什么!”

    “姑姑。”白御泽正准备抬起的手也顿在了原地,他对白君岚说,“如果你们是真心实意想要让梦瑶把你们当成是长辈,是亲人,就决不会用这样的态度去对她;如果你想要让梦瑶有朝一日,走到你们面前的时候,能够主动跟你们打招呼,那么就请你不要对她总是这么轻视。”

    白君岚深吸了一口气,她冷笑一句:“好,看来在你白御泽的眼里,你的这一位所谓的爱人,比你的姐姐重要多了。”

    “你这样说是在强词夺理。”白御泽说:“只有我,才最希望我们一家人能和睦相处。但这和睦相处的前提,是在你们,而不是在我们。”

    白君岚却已经不再说话了。

    气氛一时之间更加紧绷起来。

    这样紧绷的气氛没有维持的太久,因为白老爷子很快开口说:“你们两个,不要总是为了一件琐事去吵。原本你们的感情那么好,现在何必要闹成这样。”

    月梦瑶知道这句话是说给自己听的。

    白家的‘道理’她是领教过的,白家的那一套利益至上的理论她也是领教过的。

    反正只要是发生在白家的事,只要利益没有受损,大概在这两位的眼里,就不会是他们白家出的错,就一定是旁人有错。

    而在这一场她根本不愿意参与其中的家庭角逐里,明明是白家单方面把她拉扯进去,现在却又在将她的生活彻底搅浑之后,还口口声声地指责着受害者。

    他们只是感情上闹了这么一点矛盾而已,可白君岚做的事,有哪一点又是正确的!又有哪一点,不值得让白御泽跟她翻脸呢!

    月梦瑶攥紧了手。

    白御泽忽然抬手握住了她的手,然后他冲着月梦瑶微微一笑,被两次打断的动作终于继续了下去。

    他抬手打了个响指。

    月梦瑶也好,白君岚也好,就连白老爷子,也不太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要在这个时候做出这么一个动作来。

    但白御泽已经不需要再向他们解释了。

    因为就在他打完响指后的瞬间,早已经等候在门外的助理就走了进来。他先是对着餐桌上的几个人弯了弯腰,因为是在白家,在座四位有三位是白氏集团的董事,所以他没有逐个喊,而是统称道:“白总。”

    然后才转脸看向了白御泽。

    白御泽点头示意一下。

    助理又倒退一步跨出了门外,对着身侧做了个手势。

    门内众人还是一脸疑惑,月梦瑶也转脸看向了白御泽,用眼神询问他。

    但白御泽小幅度的摇了摇头,轻笑着示意她继续看下去。

    月梦瑶只好又转回了脸。

    助理这时第二次踏了进来,他身后还坠着另外几个人,男女都有,身上穿着统一的制服。他们成排跟在助理的身后,动作间训练有素。在餐桌前亮相,他们还横排站定,然后对着餐桌众人九十度鞠躬。

    白御泽这时才宣布说:“从今天开始,梦瑶的吃穿用度,都由这些人专门负责,不需要家里的任何一个佣人插手。”

    白老爷子脸色铁青。他原本以为昨天白御泽对他的反抗就已经足够出格了,可今天看来,那也只是冰山一角罢了!因为昨天的事,他一大清早的胃口就不太好,现在更是什么都吃不下了。

    而白君岚早已经在白御泽开口的第一时间就狠狠皱起了眉头,在白御泽话落之后她终于怒声道:“我不同意!”

    白御泽摊手:“我并不是在跟你们商量,这件事是我已经决定了的。”说完他握住月梦瑶的手更紧了一些。

    月梦瑶已经怔住了。

    和其他两个人一样,她也完全没有想到白御泽会这么做,而且白御泽也没有跟他提起过这件事。

    “你……”她只说了一个字,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白御泽也没有向她多说什么,因为他刚刚说出的话就证明了一切。他要让月梦瑶知道,自己对于守护她的这个承诺,不会只是说说而已。他要让月梦瑶看到自己所做的一切,要让月梦瑶放下心来,要让她去过她想要过的生活。

    其余的,把一切后顾之忧,就交给他来解决就好。

    月梦瑶恍惚间仿佛从白御泽的眼睛里看见了这样的答案。

    但坐在两人对面的白君岚却不是这么想的,她表情愠怒,直道:“御泽,你这么做根本不符合家里的规矩,我和爸爸都不会同意你这么做的!”

    她说罢又扫了一眼月梦瑶,“只为了一个女人就破坏家里的规矩,你是不是在外面的时间长了,不知道怎么样把握好度了!”

    白御泽见她这么说,默然须臾,才沉声说:“姑姑,有些东西、有些人,我已经失去过一次,就算冒天下之大不韪,我也不会让自己再失去第二次。”

    来到白家没过几天,宝宝就满月了。

    月梦瑶早已经跟白御泽提起过要办满月酒,所以到了这一天,他们也都准备好了。

    她一直还惦记着家里的叔叔伯伯帮过她的事情,于是一大早就和白御泽一起,带着宝宝回了村子里。

    他们准备办两场满月宴。

    一场在家里办,另一场在市里。他们已经订好了酒店,请帖也都发了出去,市里的这一场,是定在了晚上七点钟;而家里的这一场,则是开了个流水席。

    白御泽开车带着月梦瑶回到村子里之后,流水席已经摆起来了。因为月梦瑶门前的那条巷子不太宽阔,所以流水席摆在了包桌的饭店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