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宠妻为患:老公你好MAN > 第42章 不打扰你们
    苏沫儿的变化,和她接触过的人都有感觉出来。

    她变得懂事了,开朗了,一夜长大一样。

    明明是很好的变化,可却又让人有一种捉摸不透的恐惧。

    今天,苏沫儿可以出院了。

    来接苏沫儿出院的是杜丽芳和江诗语。

    自从一个月前那个晚上,季路凡没再出现过。

    不见面,不打电话,不发微信,苏沫儿也很惊吓,自己竟然能坚持了一个月时间。

    回到季公馆。

    好吃好喝好住的伺候着苏沫儿,杜丽芳还给她换了一张新床,伤筋动骨一百天,她的伤还没有完全痊愈,特意给她换了张较为柔软的床。

    一个月的住院时间。

    苏沫儿收到了很多礼物,全都拿回来堆了一堆,其中送得最多的人是江诗语,只是,她一份没有拆开看过。

    傍晚。

    开晚饭前,季路凡回来了。

    开开心心去迎接季路凡的是江诗语。

    “路凡,下班回来了。”

    “嗯!”季路凡淡淡应道。

    “沫儿出院回来了。”江诗语开心报喜。

    “知道。”季路凡怎可能不知道。

    “阿姨让厨房做了好多菜,今晚我们一起庆祝沫儿康复出院。”江诗语欢呼雀跃的,完全没有身为外人的拘谨和生疏。

    季路凡这次沉默对待,面无表情的向大厅走去。

    江诗语大胆,主动的挽上他一只手,小鸟依人的与他依偎在一起走。

    季路凡没有任何拒绝,似是用沉默表示了同意。

    走进大厅,看到的是苏沫儿和杜丽芳坐在一起,杜丽芳握着苏沫儿一只小手,两人有说有笑的,像极一对感情要好的母女。

    这一幕,让季路凡那危险皱眉的一面又出现。

    “阿姨,路凡回来了,人齐可以开饭为沫儿庆祝康复出院了。”江诗语迫不急待道。

    “好,让厨房开饭吧!”杜丽芳的心情好得妙不可言,季路凡都差点不认识这个是自己的母亲了。

    江诗语松开了季路凡的手,去吩咐厨房开饭,自己也加入了一份子,似是要准备什么惊喜。

    杜丽芳和苏沫儿一起站了起来,始终牵着苏沫儿的小手。

    当苏沫儿的目光不经意落到季路凡身上,那一瞬间掠过了一丝尴尬与心痛,但只是一闪而过,难以察觉。

    今天的季路凡,一身蓝白格的纯手工西服,始终高贵优雅,锋芒毕露,英俊无双,让人移不开目光。

    只是,脸上都是憔悴和疲惫的痕迹,尤其是一双有明显红血丝的眸子

    让苏沫儿心底真正痛起来的,季路凡很刻意的避开与她目光的交汇,似乎对她讨厌,甚至是恨。

    杜丽芳牵着她走到他身前,依旧不愿正眼看待好她。

    “儿子,走吧,今晚我们一家人,一起给沫儿庆祝。”

    杜丽芳开心说着,另一只手拉起了季路凡的手,一手牵着儿子,一手牵着苏沫儿向餐厅走去。

    一直被无视,成了形单只影的夏若茹,直视前方的一双眸子藏着让人惊骇的嫉恨。

    虽然知道杜丽芳对苏沫儿是假情假意,但还是被深深伤到了。

    尤其一手牵着季路凡,一手牵着苏沫儿,牵苏沫儿的那只手该牵着她才对的,不管是苏沫儿,还是江诗语都不能取代。

    她握紧了一双拳头,咬牙切齿暗暗发誓。

    终有一天,这个家的新女主人,一定要是她。

    都入座后,长形的餐桌上满了一桌丰盛佳肴。

    最后一道菜是江诗语亲手端上桌。

    是季路凡最爱的一道菜,咖喱焗面包蟹。

    杜丽芳笑嘻嘻道:“儿子,这道咖喱焗面包蟹,是诗语亲自为你做的,她可是学习了很长的时间,非常的用心良苦,你可要多吃点,不能辜负她的一番心思。”

    江诗语果然是准备了惊喜,为季路凡准备的专属惊喜。

    季路凡看向落坐身旁的江诗语,“谢谢!”

    虽然目光和语气都淡淡的,但江诗语心满意足得心花怒放,“只要你喜欢,我愿意为你学习,你爱吃的每一道美食。”

    “你喜欢做,我就喜欢吃。”季路凡好看的嘴畔露出了淡淡的笑。

    江诗语胸口一阵热烈的感动,一下子连精致的脸蛋都染上一层羞红。

    江诗语这个幸福羞涩的模样,无疑是撒了一把吃到撑的狗粮。

    苏沫儿的胸口,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掌,紧紧的紧紧的掐着。

    特痛特痛,痛得难以呼吸。

    也被狠狠呛了一把狗粮的夏若茹,脸色虽没发现任何变化,因为习以为常,练成了极强的掩饰能力。

    但她明显抖动的瘦弱肩膀,却将她的嫉恨给出卖了。

    “但是,今晚的主角是沫儿,我们一起举杯为沫儿庆祝康复出院,愿她以后无灾无难,身体健康。”江诗语像已成为季公馆新女主人的身分,举杯宣布。

    季路凡先很配合的捧起手边的半杯红酒,他的举动仿佛默认了,他身旁这位新女主人。

    苏沫儿这位主角,不动声色地一个深呼吸,然后去捧起手边的半杯橙汁,他们都喝红酒,她这个刚康复的病人只能以橙汁代酒。

    她举起橙汁,感谢道:“谢谢,谢谢大家的祝福和厚爱。”

    末了。

    她先饮为敬,接受了无论是真心,还是假意的祝福。

    敬完这半杯橙汁,苏沫儿全程笑得很开心,聊得很开怀,完全没有任何伤心表露出来。

    结束的时候,有人欢喜有人愁。

    夏若茹成功把自己喝醉了,但不是开心的醉。

    杜丽芳在佣人的帮助下,扶着夏若茹先行离席。

    江诗语也喝醉了,正靠在季路凡肩上睡着了。

    清醒的除了杜丽芳,还有苏沫儿和季路凡。

    现在餐桌上就剩苏沫儿和季路凡是清醒的。

    两人始终很刻意的避开了目光的交汇。

    “我累了,不打扰你们。”

    苏沫儿是个识趣的人,这个时候不该有她这个电灯泡在。

    苏沫儿迅速地离席上楼,像逃命一样迅速飞快,一下子在季路凡眼前消失不见。

    目光幽深,脸色难以捉摸的季路凡,始终这样定定的坐着,一直保持了很长很长的时间。

    直到,杜丽芳出现。

    “诗语既然喝醉了,今晚就让她留下来过夜,快抱她上去睡吧,这样睡着容易着凉。”杜丽芳心急催促,害怕错过什么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