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贵凰弃后,邪王要独宠 > 第25章 银色的簪子
    “呵呵。”月卿华脸上绽放出一个笑容,心中却是一阵恶心。

    莫云顿时被这笑容迷得七荤八素,所谓的君子风度怎么也端不住了,“看来姑娘是同意跟我一起回去了。”

    他说着,就上前想要拉月卿华的手,至于跟在月卿华背后的白离,则直接被他给无视了,那家伙看打扮就知道是个侍从,就算实力高强,难道还能抵得过他们大多数人?

    另一边,属于水家的人眼中划过一抹不忍,已经有人高声着急的喊道,“姑娘,你快走吧,他们的目的是我们,你不要牵连进来!”

    月卿华只是微笑着,眼睁睁的看着莫云将咸猪手伸向自己,面色不变,轻轻扬起手指,玄冰剑顿时自上而下,剁掉了莫云的手。

    “啊!”

    一声尖叫,莫云倒在了地上,看着自己血淋淋的双手,痛苦不堪。

    “二少爷。”旁边的人顿时一声惊叫,也不看好戏了,直接用出真功夫对付月卿华,莫家少爷在外面出了事情,跟着少爷的他们肯定不能免除惩罚,既然如此,倒不如将这个始作俑者带回去,说不定家主会酌情宽容处理!

    月卿华看也不看,冷哼一声,手掌翻转,无数的火球涌了过来,莫家这几个人当中不乏高手,其中有,其中有几个双属性的,然而他们才打了一会,就渐渐的露出了下风,原因无他,他们的属性繁多,月卿华的更繁多,木属性的,月卿华就直接用火球。火属性的,月卿华就直接用水。

    金木水火土,行行相克。

    很快,他们就被月卿华拿捏在手心,怎么都反抗不了。

    他们瞬间呆愣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攻击被一点点的化解,心中生无可恋。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有人同时操控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而且还这么利落,完全是无缝转换啊!

    这他妈从哪里钻出来的变态,他们不要打了!

    这时候,莫家的所有人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逃命。

    然而月卿华,不会给他们逃命的机会,她冷哼一声,“你以为你们还逃得掉吗?”

    无边的火焰燃了起来,逐渐形成一个包围圈,将他们所有人包围住,而后点点缩进,随着滔天的火焰熄灭,最后那几个人只化为了一堆灰,被风一吹,就散了。

    月卿华看着他们,心中冷冷一哼,虽然并不是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可惜了,她和莫家是仇敌,所以只要是和莫家有关的事情,都会管上一管!

    而这几个人看到了她的样子,为了避免给千家添麻烦,他只能把这些人都杀了,至于瞧见她面容的另一帮人……

    月卿华转向另一方,沉吟了一会儿,另一方自称为水家人人的队伍,已经只剩下了四个人,而且这四个人中,有三个人都受了重伤,其中一个人昏迷着。

    三个人显然也被月卿华暴露出来的力量给震惊了,反应过来之后连连道谢。

    “多谢姑娘出手相救。”其中一个年长的像是领袖一样的人,更是着急的开口,“不知姑娘姓甚名谁,家住何方,等我几人回到家族之后,必然会给姑娘备上厚礼,好好答谢姑娘的救命之恩!”

    月卿华笑了笑,说道,“不用了,我救你们,不过是举手之劳,你们并不用向我道谢,如果非要道谢的话,就请你们答应我一件事情,千万不要把我出现的事情传出去,也不要告诉你们云家的其他人,就当今日我没有来过,是你们自己奋力杀了他们,逃了出去!”

    几个人都愣住了,年长的人皱着眉头,“这怎么可以,既然是姑娘救了我们,我们怎么可以抹去姑娘你的恩德?”

    月卿华漫不经心的说道,“没什么恩德恩德的,我不缺你们的报答,只希望你们能够替我保守秘密罢了。”

    几个人顿时明白过来,对方这是不想招惹上莫家。对方能够救下自己,已经是大恩大德,确实不好让对方再有麻烦,几个人顿时同意了。

    但他们几个人受的伤实在是太重了,月卿华实在担忧,他们就算是躲过了莫家,会不会也会不会也在这黑暗森林被撕成碎片。

    想到这里,月卿华给他们扔了一瓶丹药,然后又弯腰检查了一下那个昏迷的年轻男子,发现他身上昏迷,是因为身上的毒素,又费了一点功夫,给他驱除了毒素,这才跟白离翩然离去。

    五三水家少爷

    一直到看不见那几个人的身影了,白离这才开口,“小姐为何要救他们?月卿华看过去,白离说道,莫家实力强悍,又正值鼎盛,并不是我们可以轻易得罪的,小姐,方才完全可以装作没看到,避开就是。”

    月卿华嘴角的笑容渐渐消失了。

    白离原本是带着质问的,然而此刻见到月卿华这幅样子,心中动了动,竟然生出点惶恐来,他也许不该那般严厉的问的,这样会不会引起月卿华的反感?

    他心中犹疑,就听见月卿华说道,“我原来也是这么想的,但是让我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杀人夺宝这种事情发生在我眼前……我没办法这么坦然,更何况”

    声音淡淡,“你不觉得,莫家想要害水家嫡长子的事情传出去,水价必然会反击,到时候他们两家撕逼,对我们反而是有用的?”

    白离猛然看去,却只看到月卿华淡漠的侧脸。

    他垂下了目光,遮掩住眼底生出的心惊。

    “小姐深谋远虑,白离佩服,是白离,思虑不周。”

    月卿华唉声叹气的说道,“其实你说的也没有错,我这么做确实算得罪了莫家,只希望水窖的那几个人能够坚守诺言,不把我说出去吧,算了,说这些也没用,做都做了,走吧,天就快黑了,我们找个落脚的地方。”

    另一边,被月卿华驱除了全身毒素的水家大少爷,终于悠悠转醒。

    “我这是怎么了?”

    他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已经察觉到自己变得神清气爽来。

    “大少爷,您受伤昏迷了之后,我们就遇上了莫家的人,莫云那家伙想要趁人之威杀了我们,幸亏……”

    他说到这里,有点犹豫,心中想着那姑娘确实说过,不准告诉水家的其他人,但是作为救助过的大少爷,应该还是要有知情权的吧。

    “幸亏有一个姑娘救下了我们,还给大少爷,你驱除了全身毒素,但是那位姑娘已经走了,而且临走前警告我们,不能把他的身份不能把遇见他的事情说出去,想必是惧怕莫家的报复,少爷,少爷?”

    年长的侍从疑惑的询问,而他口中被称之为少爷的年轻男子,只是怔怔的将视线放到不远处的地上。

    稀疏的草地上,静静的躺着一根银色的簪子。

    天很快就暗了下来,整个黑暗森林都笼罩在了一片夜色之下。

    月卿华和白离自沼泽离开之后,就开始放出小飞,让小飞去勘察地形,最后终于找到了一个还算舒适的山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