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限时离婚:大佬求抱抱 > 第222章 棉花糖
    不知道乔以姗和她妈妈怎么说的,反正一个星期后,乔以如从乔以姗的朋友圈看见装修场地的照片。

    乔以姗信心满满的配文:新的开始,祝福成功的自己。

    乔以如见了,忍不住翻白眼。

    周远那边的调查依然在继续,孙耀鸣似乎不会离开桓城,这段时间陪着乔以姗忙进忙出,家具店的进货他负责。

    用脚指头都想得到,这个家具店是孙耀鸣怂恿乔以姗开的,是他的老本行,熟门熟路,反正不用他出钱。

    上下嘴皮一动,给乔以姗洗洗脑,钱不就来了吗?

    乔以如不干预乔以姗的生意,她想怎么折腾都没关系。

    喝了一口咖啡,看着鱼缸中五彩斑斓的鱼儿,不得不说,真的很漂亮很可爱,难怪一到周末,这儿就变成游乐场。

    心情不错的乔以如在店里待呆到关门才开车回家。

    没什么事的话,基本上都在店里,吃喝都在店里解决,有时一个人去吃火锅。

    在店里,还是不少帅哥找她要微信,乔以如亮出钻戒,吓退了不少人。

    当然,也有那么几个没原则的渣男,表示不期待天长地久,只想约一晚,被乔以如一杯咖啡泼过去,教他重新做人。

    乔以如就是这么刚,硬核得很,让那些想上她的男人,有多远滚多远。

    至于暗恋的,乔以如才不管,她长得这么漂亮,无人暗恋天理不容。

    就算已婚,也不影响她的虚荣心。

    乔以如开车回家,阿姨还没休息,她把车钥匙挂着,换了一双凉鞋,穿了一天的高跟鞋,她脚疼。

    走了没几步,乔以如隐约听见呜咽声,她脚步一顿,循声望去,就见茶几上放着一个礼物盒子“什么东西?”

    阿姨笑眯眯道“少夫人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还卖关子?”乔以如挑眉,听着呜咽声,奶萌奶萌的,如果她猜的不错的话,不是小奶狗就是小奶猫。

    十指纤纤,放在礼物盒子上,拆了缎带,又打开盒子,一层碎纸上,趴在一个软萌萌,白糯糯的小家伙。

    乔以如瞪大眼“这是什么鬼?”

    “你看着是什么就是什么。”

    身后,蔺澈的声音突然想起,吓得乔以如差点没抱稳小奶狗,她诧异的回头,就见蔺澈一身家居服的出现她身后。

    鬼斧神工般的脸上,一双深眸微微蹙着,嘴角上扬,勾着一抹淡淡的弧度“不喜欢?”

    一个多月不见,蔺澈还是帅的人神共愤,穿着家居服的他,少了几分西装装扮的锋芒和帅气,多了几分温润如玉,俊美出尘的气息。

    周身散发的气场,依然让人难以忽略,帅的出类拔萃,气宇轩昂。

    见他盯着自己,和他的深眸对上,心漏了一拍,乔以如只觉得肾上腺素激增。

    “送送给我的?”抱着小奶狗软萌萌的身子,小家伙大约是害怕,小身子抖啊抖的,暖暖的,软软的,触感极好。

    “不喜欢就扔了。”蔺澈见她不回答,作势上手。

    乔以如连忙抱着小奶狗后退“不行,送给我就是我的了,很喜欢,它是我的!”

    蔺澈看她护短的样子,眉毛抽了抽“你要是不好好照顾,你可以试试看,我不介意喝狗肉汤!”

    乔以如嫌弃“别吓着我的棉花糖,它还小,狗肉不好吃。”

    棉花糖

    这才多久,名字都取好了?

    乔以如问“你觉得棉花糖好听吗?”

    “不好听。”蔺澈嫌弃,女生女气的。

    “就叫棉花糖吧!”乔以如欢喜的就要低头亲吻小奶狗,一只手伸了过来,阻挡她的唇,小奶狗的初吻没被乔以如夺走,被她亲上了蔺澈的手心。

    掌心一软,蔺澈的心跟着酥麻一片,深眸沉了沉,薄唇微微抿唇一抹温柔的弧度,一刹那间,血液沸腾了。

    乔以如意识到,亲吻的不是棉花糖,而是蔺澈的手,她嫌弃的偏头,呸呸两声。

    见状,蔺澈的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难道我的手比狗脏?”蔺澈沉声。

    乔以如给了蔺澈一个“你现在才知道”的嫌弃眼神,抱着棉花糖上楼“乖狗狗,我们回房,以后我就是你的主人了,乖乖的啊,别招惹家里的大魔王。”

    蔺澈看着和狗狗说话的乔以如,自取其辱的问“大魔王是谁?”

    乔以如给了他一个“你懂得”的眼神,哒哒哒的上楼,生怕蔺澈追杀,关上门躲在房间不出来。

    蔺澈摸了摸鼻子,他是大魔王吗,他怎么不知道,这个女人就知道污蔑自己。

    瞧着狗粮还在茶几上,蔺澈拎着上楼,敲了敲门。

    乔以如小心翼翼的打开门缝一点,怀里抱着小奶狗舍不得撒手,见是他,试探的问“有事?”

    “狗粮。”蔺澈把盒子往前一推。

    乔以如恍然大悟“放在楼下的鞋柜旁边就行,我等会换了衣服下去喂食。”

    “你要带着它睡?”蔺澈问。

    乔以如歪头“不可以吗,我等会给它洗澡澡就行。”

    “不行。”蔺澈拒绝。

    乔以如不满“是我的床,为何不行,是我和它睡,又不是你和他睡,你那么激动做什么?”

    蔺澈“”

    乔以如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模样,挑眉取笑“不会是,你想和它睡吧?”

    下一刻,小脑袋被人推进去,蔺澈无情的关上门,他才不会带着一只狗睡觉呢!

    乔以如摸了摸被他摁过的地方,忍不住笑了笑,对棉花糖说“小乖乖,你爸爸想和你睡呢,我们才不要,对不对?”

    小奶狗湿漉漉的小眼睛瞅着乔以如,鼻子黑黑的,毛卷卷的,白白的,看起来像只泰迪,不是比熊犬。

    第一眼还以为是比熊呢!

    小家伙的眼睛漆黑如墨,看她的时候很专注,还闻了闻她身上的气味。乔以如满心爱意,差点喜欢的带着小奶狗一起洗澡。

    小奶狗怕怕的,她只能给小奶狗洗完,擦干,又吹干放在她的床上,才去沐浴洗澡,洗出来发现床上湿了一块。

    意识到是什么,乔以如崩溃“棉花糖!!!”

    蔺澈“”

    十分钟后,乔以如抓着棉花糖,蹲在客厅教训“不许在我房间撒尿,知不知道,以后你只能在这儿撒尿。”

    棉花糖“呜呜”

    “哼什么哼,你干了坏事,你还好意思?”乔以如故作生气,看着它委屈的样子,心软了,抱着揉了揉“不乖就打你,知道吗?”

    蔺澈趴在走廊上,看着一人一狗沟通的画面,嘴角上扬,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何要带一个麻烦回家。

    明明说过,这个家不许养狗的。

    乔以如那天讨要七夕礼物的时候,蔺澈想到的第一个礼物,就是一只奶狗。

    他已经受够了,时不时看她拍人家的狗,表示云养狗的照片,而且,听阿姨说,只要回家早,就会去小区里遛弯,一个人出去,两个人一狗玩。

    至于那一人一狗是谁就不用说了。

    不是赵谦还能有谁?

    休想用一只狗引得他妻子红杏出墙,想得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