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婚后追妻:栾爷夫人有点野 > 第21章 报告由来
    听着饶朝暮的话,栾峥是忍不住心头一动,唇角微微上扬,“怎么?夫人吃醋了?”

    饶朝暮看着栾峥,翻了个白眼,“吃醋个鬼,作为盟友,好歹我们也算是半个兄弟朋友,我是想建议栾总,若是要追女孩子,这光是了解女孩子的心思还不成,这也还是要注意方式方法的,就譬如,眼前,栾总,这逛街就该有逛街的样子,您将这整个商场都包下来,一个人都没有,那可不像是逛街了。”

    “这不算是我把商场包下来了。”栾峥一板正经地解释,“这商场本就是栾氏的。”

    饶朝暮一噎,一时竟然是无法反驳,所幸是往前走着去逛去了,这商场今日都停了,栾峥这么大手笔,有便宜不占是小狗。

    看着饶朝暮的背影,栾峥在后是无奈地叹了口气,这是怎么做到了夫妻竟然相处成了兄弟朋友了?

    真是想不通。

    低头给白岩去了个消息,让他无比将之前交代的事情都办好了,这才跟上饶朝暮的脚步。

    白岩正在医院,这来的不仅仅是警察记者,还有他之前就准备好的相关公关人员,应付这些警察记者自然是游刃有余的,那饶鸣倒也不是吃素的,这种关头,他比起冲动的饶繁还是要中用多了,还能端着一副好二叔的形象应付了两句这些记者。

    “我就是饶鸣,也是饶朝暮的二叔,对于这次的医院混淆报告事件,还有有关网络上的舆论暴力,我表示万分生气,同时也十分心疼暮暮无辜被冤枉被网络暴力,这刚才我们还在说暮暮绝不可能不会是大哥的亲生女儿,也请各位媒体如实报告,暮暮的确是饶家的亲生血脉,而且饶家向来秉承敦实孝悌,睦旺宗族的家风,向来家中和睦,请大家不要胡乱猜测,有关这次对于暮暮的网络暴力,我也会请律师追究他们的法律责任,以维护暮暮的清誉。”

    饶鸣一番话是慷慨陈词很是激昂,就连向来对外是端庄大方的饶夫人面上都现出难忍的怒色,都是对饶朝暮的心疼。

    不管外人看着到底是信不信,这一番戏做得还是无可挑剔的。

    自然,这关起门来就都是另一幅模样了。

    饶鸣嘱咐助理带来的公关也都到了,有他们在外应付着,医院需要保持安静的,有警察在,再大的动静也很快就平复了下来。

    病房里走得不仅仅是栾峥和饶朝暮,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的饶凛,还有张老院长,毕竟饶一致的病情包括饶朝暮的骨髓抽取配型,全程都是由他负责的,这都是有目共睹的事情,他又是这医院的院长,自然是第一个就被警察带走问话调查的人。

    “这个该死的饶朝暮,竟然还反着摆我们一道!她到底想要干什么?!”饶繁在病房里头被气得是坐立难安,整个人拖沓着步子走来走去。

    饶鸣被他转得头疼,脸色也不大好看,声音都跟着阴沉了些,“够了,别转了,她为了什么你这都还看不清楚吗?!”

    被呵斥了,饶繁这才规矩站好,“她真是为了遗嘱回来的?!”只是还有些不敢置信,“就算是为了遗嘱,爷爷去世的时候,她根本不在身边,我们将消息完全封锁,她在那破镇子上,消息怎么可能这么灵通?!”

    “她的消息不灵通,就不会是老头子提前安排了人告诉她?!再者,她就是不知道,今天过来这一通也该确定了,早就告诉过你,凡是太冲动是大忌,说话做事都是三思而后行,你倒是好,三言两语就把什么事情都告诉她了!”饶鸣看着饶繁,恨铁不成钢。

    饶繁还没有明白过来饶鸣的意思,但也不敢再多说,转了话头,“还有那个栾峥,竟然也跟着饶朝暮一起演戏来骗我们!不知道是被饶朝暮灌了什么迷魂药了,他只怕是还没有看清现在饶氏的总裁早就不是爷爷了。”

    饶鸣脸上的表情有几分凝滞,“说起这个栾峥,看来真是这几年的合作太平顺了,让他这个总裁当得太顺利了,都忘记了曾经他当初也还是我们饶家扶持他起来的。”

    “爸的意思是这接下来的合同咱们动些手脚?!”

    “愚蠢。”饶鸣低斥了一句,“这刚才还对外维护饶家的声誉说我们和睦,你转眼就和栾氏闹矛盾,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那爸的意思是?”

    “听说栾峥最近想要打开非洲市场,约谈了非洲一位巴塞尔总裁。”

    饶繁瞬间眼睛就亮了,“他竟然找得是巴塞尔?”

    饶繁说起这巴塞尔总裁的时候,倒是很是顺口,语气之间还透露着几分熟稔,显然是认识他的,更似是还有几分交情的样子。

    “可明白我的意思了?”

    “爸爸放心,这事儿就包在我身上了。”

    对于商场之人,这饶繁还是有那么两把刷子的,“这次再不可冲动。”

    这饶鸣人前人后两个样子,饶朝暮看着商场中间的直播屏幕,轻笑了下,带着嘲讽,“你看看,我二叔多关心我。”

    “虚情假意。”栾峥嗤声评价,递给饶朝暮一杯奶茶,“关于你那个血缘鉴定报告是怎么回事?方便告诉我吗?”

    “不是什么大事,现在都拿出来了,也多亏了你找人帮我做坚定了,告诉你也没什么。”饶朝暮接过奶茶,“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有人跟爷爷说过担心我不是饶家亲生血肉,我偶然有一次偷听到了,虽然当时爷爷很相信我,将那些人都给臭骂了一顿,但今天我二叔说得有一句话还是对的,事实胜于雄辩,所以我自己主动提得要做这份坚定,爷爷想得周全,这份鉴定是瞒着家里头的人的,也是怜惜我,倒是没想到今天拿来派上用场了。”

    “所以昨天晚上,你接的那个董事的电话,是以前知道你这份报告的?”

    饶朝暮点点头,“对,没错,那叔叔一直跟着爷爷,很可靠,他虽然曾经怀疑我,但也是为了饶家考虑,他还能再给我打电话,那就更加说明二叔绝对有问题,我打算过两天亲自登门拜访。”

    “你什么时候去,我陪你一起。”

    “多谢,只是在这之前,我还想见一个人。”

    “谁?”

    “张老。”饶朝暮垂了眸子,遮掩住眸底翻滚的思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