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总裁情深不浅 > 第20章 想和你在一起
    “怎么?心痒了?”

    头顶传来男人戏谑的笑声。

    天啊,让我死了算了!

    终于清醒过来,我手忙脚乱想起身,可脚下一个打滑,我身子一倒,又投怀送抱似的,恰好倒在了盛云洲的怀里。

    男人胸口的温度热的烫人,我挣扎着想逃,却被他迅速合拢手臂抱住了,“陆紫萱,你又在找死。”

    一个“又”字,更让我无地自容。

    从前几次,我都是神志不清。可这一次……我脑子里清清楚楚,知道再不能和他发生什么了!

    用力一挣,我从他怀里站直了身子。撩撩头发,做出义正言辞的模样,“盛总,刚刚对不起,是我不小心。”

    他挑眉哼了一声,似乎对我的话很不屑。

    我又说:“这次,我真的无意和您发生什么。再说……刚刚我只是给您拿衣服,是您要拉我进来的。”

    故意用了敬称,想拉开和他的距离。

    说完了这两句,我转身离开,轻轻帮他关上了门。

    很好奇,这男人居然没拦我。

    出了浴室,发现自己刚换的干爽衣服又湿了。

    躲进衣帽间又换了一身,等我出来,盛云洲一边擦着头发,一边也慢悠悠走了出来。

    看一眼窗外天色,虽然还只是傍晚,但雨势凶猛,天色阴沉,已经很暗淡了。

    不想再让他多留,我客气说:“雨越下越大,盛总早点回去吧,不然天黑下来,路上也许会有危险。”

    盛云洲扔了毛巾,却在我房间椅子上坐了下来。

    “盛总?”

    我催了一句,他浑然不觉似的,只问我:“你之前说的那款游戏,到底什么地方不合适?一直没时间看,你仔细说给我听听。”

    他一本正经地,突然一说工作,我倒不好赶他走了。

    犹豫片刻,拿出我的手机,点开那个游戏,一点一点演示给他看。

    “盛总,您看这里,原本的设计是,女将被俘后,被百般拷打却不屈服,最后趁机抢了地方的战马,逃出了敌营。但是他们改后,成了女将被赤身捆绑,被敌人羞辱,最后还爱上了敌将,叛国投降了……”

    一边说着,我一边点击游戏界面,清晰的画面在眼前不停播放。

    游戏的美术设计很精良,女将身材火辣,被五花大绑的画面更是逼真,连我这个女人看了,都有点血脉贲张……

    后面还有女将被侮辱的画面,我已经看不下去,停了游戏没再继续点,尽量让自己声调平稳,用公事公办的口气说:“您看,就是这样了。”

    “而且,这还只是一小部分,后面的内容……”

    一边说着,我想关了手机,手刚碰到那个红色叉号,就被一只大手握住了。

    “盛总?”

    我看向他,觉得很不自在。

    他攥着我的手越来越紧,最后用力把我一扯,我跌坐到了他怀里。

    “盛总,您又干什么?”

    挣扎着想起来,可每次都被他摁了回去。

    几番摩擦,我身子一僵,再也不敢乱动了。

    耳边传来男人一声低笑,他咬着我的耳朵说:“游戏画面设计的不错……萱萱,你说,那个捆绑的姿势好不好玩?”

    温热的鼻息喷在我脸上,我越发不安,“盛总……先让我起来……”

    他根本不理我,把我抱得更紧些,又说:“萱萱,我们也试试好不好?”

    “试……什么?”

    “把你绑起来。”

    “……”

    脸上身上都滚烫起来,他……他怎么能把这种话说出口。

    我千万个不肯,但是力气根本比不上一个高大健硕的男人。更何况,他的手指挑弄着,一会儿我就没了力气,软软的任由他为所欲为。

    一个吻像是勾走了我的魂,等我清醒过来,客房服务刚刚送来的衣服里,带着的那条条纹领带,已经结结实实绑在了我的手腕上。

    羞耻。

    可是,可是又好刺激。

    盛云洲把我绑起来的手臂,挂在他脖子上,他进入我身体,却故意抱着我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随着迈步的动作,他在我身体里颠簸颤动,简直要去了我半条命。

    终于结束的时候,我像是被抻走了筋骨,被他放在浴缸里,连给自己清理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

    真是疯了,才会和他做这样的事。

    水温合适,我累得渐渐合上了眼皮,就这样昏睡过去。

    第二天一睁眼,还觉得浑身酸痛。一摸身旁的枕头,空荡荡的,盛云洲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好像昨晚发生的一切,都只是我一个旖旎的梦。

    拍了拍自己脑门,我怪自己意志太不坚定。

    明明下了决心,要和盛云洲撇清关系的。可……可怎么那么经不起撩拨,又和他纠缠在了一起。

    前几次,都还有借口,我喝醉了,我不认识他,我被下了药……可昨晚,我们是切切实实的,你情我愿。

    虽然一开始我并不乐意,但我也知道,我不是被迫,最多算是半推半就。

    叹了口气,剪不断理还乱。

    这几天在医院里,我过得浑浑噩噩的,连日期也记不得了。

    翻出手机,看看日历,这才发现,今天已经是盛云洲要出国的日子。

    他……要去美国结婚了。

    也许昨晚,是他单身的最后一夜,所以想找个女人放纵?

    这么一想,眼前又出现那些画面。

    他绑着我的双手,看我难耐挣扎,对我肆意杀伐逗弄……

    昨夜我们那么疯狂,可今天,他大概是已经在飞机上了。

    想着他就要走了,我居然有点舍不得。

    摇摇头,赶走那些胡思乱想,我打开电视,想看点儿什么,暂时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这间酒店是盛氏旗下的,老盛总当初有过投资,所以里面的电视一打开,最先出现的,是盛氏播报台。

    这电视台是盛氏私有的,专门报道盛氏的一些商业活动。

    而我一打开,正好就在播放盛云洲的一个新闻发布会。

    他……居然还在国内,没去美国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