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最强傲妻 > 第58章 眼神不好
    半个小时后,沈映初到家,车停在玻璃雨棚下,拿着书包开门进屋,秦叔微笑“沈小姐回来了,快洗洗手吃晚餐吧!”

    沈映初被秦叔一口一个沈小姐叫的不好意思,建议道“秦叔叫我映初,或者初初,亦或是全名都可以。”

    秦叔从善如流“初初今天回来的有点晚,是有什么事吗?”

    “嗯,有点小事耽搁了,我还以为骆少已经吃了。”沈映初放下书包,去洗手。

    秦叔在她身后道“今天骆少不太饿,所以吃的晚,平时都是按时按点的,大概是想和初初一起吃饭吧。”

    沈映初脚步一顿,目光落在拾级而下,帅气冷酷,身材颀长,面容冷峻的骆清时上,对上他平静无波的寒眸,沈映初心跳紧了紧。

    随即嘴角上扬,漂亮的眼眸,泛起细碎的星光,撩人的话,从她嘴里,毫无预兆的说出口“骆少是在等我一起回来吃饭吗?”

    骆清时从她上挑的眉眼中看出一抹得意和促狭,寒眸沉了沉“不是。”

    他回答的这么干脆直接,让沈映初一颗想要看他丢人的心被扼杀了,她哈哈的笑了“还以为骆少等我呢,看样子是我自作多情了。”

    骆清时冷酷的收回目光。

    沈映初看向秦叔,小声道“秦叔以后可不要乱说,我会误会的,你看你家骆少,人家可不是那个意思。”

    秦叔讪讪的笑了“好!”

    沈映初洗手出来,餐桌上除了骆清时还多了一个人,那就是坐着轮椅的沈明初,看见他沈映初愣了一下,随即笑道“哥。”

    “回来了啊,快来吃饭吧,饿坏了吧?”沈明初一脸宠溺。

    “是饿了,你吃了吗?”沈映初挨着沈明初坐下,兄妹两个旁若无人的说话,直接把骆清时忽略了。

    骆清时仿佛没察觉自己的多余,端着白瓷碗,优雅的进食,眼前的菜一点一点减少,只是不在他口中,而在胃口极好的沈映初肚子里。

    沈映初疼她哥,桌上好吃的都夹给了沈明初,阿姨在一旁看着他们兄妹两个一点不客气的样子,护短的皱了皱眉。

    一顿饭下来,骆清时没说一句话,吃完放下碗筷就走了。

    沈映初收拾了碗筷去厨房,正要推沈明初出去走走,散散步,他腿脚不便,坐在轮椅上却也是可以出门的。

    阿姨走了过来,叫住沈映初“沈小姐,阿姨有句话虽然说出来不好意思,不过希望你不要介意。”

    如此客套的阿姨,反倒是让沈映初有点不好意思“阿姨请说。”

    阿姨含笑商量“是这样的,沈小姐喜欢吃什么,可以和我说,我可以晚上做给沈小姐吃,以后也会加一两个菜,你觉得如何?”

    沈映初不傻,上辈子谨小细微,让她学会察言观色,如今听阿姨这样说,肯定是嫌弃她吃太多,让她家骆少饿肚子了。

    只是人家没明说出来而已,沈映初那么聪明,怎么可能听不出来呢!

    她也乐的装傻充愣“我喜欢吃肉,还有鱼虾,辣菜也吃,没什么忌口,阿姨看着做就行了,明晚我想吃红烧猪蹄。”

    阿姨嘴角抿了抿,现在猪肉什么价,猪蹄什么价,倒是会吃,好在骆少给的生活费足够,就是顿顿吃猪蹄都没关系。

    “红烧猪蹄是不是,好,阿姨明天给你做。”

    “那就辛苦阿姨了,若是没事,我和我哥散步去了。”沈映初不生气阿姨的针对,吃骆清时的住骆清时的,还让他饿肚子,是不太应该。

    走出别墅,在路边散步,沈明初问“阿姨和你说什么?”

    “问我明晚想吃什么,我说吃红烧猪蹄,虽然二婶那人尖酸刻薄,不过做的一手红烧猪蹄确实没话说。”沈映初当然不会实话实说,怕沈明初认为自己被嫌弃,催着她要离开。

    关于红烧猪蹄这点,沈明初是赞同的。

    “不过这位阿姨的手艺也不错,炖的汤好喝。”沈明初笑笑。

    “那以后让她多炖点汤给哥补身体,你太瘦了,要好好补补,到时见到爸妈,才知道,我们其实过得还不错。”

    “恩,等我好了,就去找他们。”沈明初神色坚定。

    沈映初点点头“周六司徒曜生日,我会去参加宴会,以后我会多在那个圈子露面,打听爸妈的消息。”

    沈明初紧张“你要小心点。”

    “哥放心,我现在是有异能的人,一帮人不是我的对手。”沈映初自信一笑。

    沈明初还是有点不放心,若有所思的看着星空出神。

    沈映初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月亮挂在夜空中,皎洁如圆盘,快十五了,月亮渐渐的圆润起来。

    夜里,山顶的风微微的吹拂,沈映初被热醒了,正要开空调,门被人敲响,沈映初睡眼惺忪的打开门。

    下一刻,一个冷如冰块的怀抱袭来,沈映初还未反应过来,就被抱了一个满怀,瞬间有种进了冰箱的感觉。

    冷的清醒过来的沈映初,瞌睡虫一扫而光,她被抱得仰头,戳了戳骆清时冰凉的身体“喂,抱我是要给钱的,抱一下一千块钱,不能赖账。”

    骆清时布满冰霜的脸上,因着她,渐渐融化,恢复正常神色,寒冷的四肢,也开始一点一点热起来。

    诡异的寒气,原来,真的只有她才能压下去。

    命掌握在别人手中的感觉,虽然让人不甘和挫败,可她身上散发的热气,就像暖气,驱散寒冬的冰冷,让冰雪融化的大脑运转起来。

    骆清时抱着沈映初的腰紧了紧,满怀的暖热,是他的活下来的唯一感觉。

    意识到骆清时得寸进尺,沈映初皱眉“喂喂喂,是不是该松手了,虽然我没说一下可以抱多久,可你一抱就是半个小时,我也很为难的。”

    “加钱,必须加钱,超过一分钟,按照每分钟两千块钱计算,那你抱得越久,给的越多,我”

    话还没说完,骆清时松开了她,冷酷的脸上,泛起一抹不悦“这是你的义务,字据上写的?”

    “我记得,我们的合同,只写了接吻连个字,不存在拥抱,骆少不相信,可以亲自检查一下字据。”沈映初坏坏一笑。

    骆清时有种不好的预感,大晚上的找出沈映初亲笔写的字据,在条款上,确实有个亲吻两字。

    所以骆清时说的随叫随到,随时奉献的,也只是亲吻而已,而不是拥抱,亦或是其他肢体接触。

    拿着放大镜,看清了蚂蚁腿书写的小字,骆清时笑出了声“呵,到时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本事?”

    沈映初算计了骆清时,见他吃瘪,得意的笑了“古人有核舟记,我来个蚂蚁字也没什么的,对不对,况且,这也是骆少统一的,怪只怪,骆少自己疏忽大意,眼神不好。”

    “”

    骆清时气得恨不得把她满脸的笑揉乱,真是太可恶了,大晚上的给他添堵,这辈子,她是第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