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最强傲妻 > 第132章 沈奶奶
    眼前是白天看见的小木屋,里面还是三盆花,这次沈映初和小红豆都有准备,鼻子堵上果然好多了。

    她看着宛若百合花的三盆花,花瓣比百合多,一共有八个花瓣,显得花特别的大,花蕊血红血红的。

    沈映初没看出什么,觉得味道太浓,看看就准备离开,说知道那花儿突然朝她一张嘴似得,就像食人花一般。

    沈映初的手指被咬了一口,指尖出血。

    沈映初吓得一跳“它会咬人。”

    骆清时已经把花给冰冻了,把人带到安全距离,抓着她受伤的手指一看,伤口不大,却很深。

    小红豆见了,爬了过来,在指尖上舔了一下,宛若触电的小红豆身子僵了一下,从她的手上滚落。

    沈映初眼疾手快的接住“小红豆,你怎么了?”

    小红豆没反应,仿佛死了一般,诡异得很,沈映初怎么揉捏搓扁,呼唤都没用,小红豆一动不动。

    沈映初觉得诡异“那花……”

    话没说完,脑海有什么闪过,她抓着骆清时的手,身子软下去,幸好骆清时扶着她,否者都要摔在地上了。

    “沈映初?”骆清时紧张的看着倒在怀里,眉目微蹙,陷入痛苦的人,看她这样,他却什么都做不到。

    未知的恐惧,让骆清时下意识抱紧沈映初。

    沈映初脑袋疼,她耳边有着哭声,血液流淌,从指尖一直流到心脏,随着她的心跳,一突一突。

    哭声也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明显。

    睁开眼时,她看见跪在一个女人面前哭泣的女子,不是鬼婆是谁?

    要不是见过年轻的鬼婆,沈映初还真的没认出来,她也有这么卑微的时候。

    “沈姐姐,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再也不害人了,求你不要这样对我,这个孩子,我一定要生下来。”鬼婆卑微求饶。

    被她叫做姐姐的女人抬头,看向沈映初这边,沈映初和她四目相对,双眸对上那一刻,眉心吃痛。

    “秀秀,你毒杀一个村子的人,就是为了这个孩子,你明明知道,你不可能怀孕,为何要作孽?”沈芳摇摇头“我不能留你。”

    “沈姐姐,你就那么狠心?”鬼婆眯了眯眼。

    “不是我狠心,是你做错了,我不能再眼睁睁看着你继续作恶,你跟我回去,我会为你求情的。”沈芳作势要把人带走。

    鬼婆早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她趁着沈芳不背,一把抹了毒药的刀砍了过去,沈映初眼睁睁的看着鬼婆残忍的杀害沈芳。

    期间,还有一个人出现了,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年轻时的陆老爷子。

    他看着沈芳的尸体,说“沈家神秘血脉,不能浪费,你一定有办法保存,我们的孩子,要成为异能圈最厉害的存在,少不了补品。”

    “我知道,我早已准备好。”鬼婆狰狞狠毒的笑着收集血脉,保存起来,开始种养三盆花。

    沈映初才意识到,为何觉得那么臭,因为,那是用她奶奶,沈芳的血浇灌出来的花朵,才会让她和小红豆感到不适。

    为的就是把她熏走,让她离开远远的,这样就免得惨遭鬼婆之手。

    沈映初知道,鬼婆也是想杀了她的,因为她的花要成熟,还差最后一点血。

    前世,陆景天就把她的血给收集起来,一点都没浪费,恐怕在背后推波助澜的,就是鬼婆。

    而她,居然帮鬼婆变得漂亮,还和她相处得十分愉快。

    骆清时发现,怀里的人很不对劲,她有种走火入魔的感觉,眼角的泪水,看的他皱眉。

    抱紧人的同时,拭去她脸上的泪水,他帮不上什么忙,不知道沈映初,此刻经受着什么痛苦。

    无能为力,此时很好地诠释了骆清时的心情。

    “啊啊啊啊啊……”沈映初突然睁开眼,双眼血红,整个人炸毛了一般,她要暴走了。

    意识到这点,骆清时低头,堵上她的唇,冰凉的,带着他镇定的气息,把沈映初的愤怒扑灭了。

    沈映初血红的双眼,一点一点的退散。

    不知道过了多久,眼眸恢复清澈明亮的样子,沈映初也彻底清醒了,她看着主动亲吻她的骆清时,闭上眼,一抹泪滑落。

    骆清时松开她,拭去她的泪水,嗓音低沉“你怎么了?”

    “让他们不用鉴定了,我知道那骸骨是谁的。”沈映初傲然挺立,直挺挺的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奶奶,对不起,我做错了,我竟然帮了她,帮了我们的仇人。”

    骆清时不敢置信的看着被白布掩盖的骸骨,竟然是她的奶奶,那个失踪多年,据说已经死了的沈家人。

    事实上,她真的死了!

    沈映初看着三盆活着的花,要不是她被咬了一口,根本不能和沈奶奶残留的血共鸣,沈家血脉,就是这么神奇。

    鬼婆那么宝贝这三盆花,肯定很担心会被毁了,而沈映初,真的很想把它们毁了,它们就是恶之花。

    “我要回去,马上回去,她恐怕会对我哥不利。”沈映初意识到鬼婆一直在打沈家人的主意,慌了神。

    可她还没走两步,人软得不像话。

    骆清时把人打横抱起“别乱跑,我带你回去。”

    “骆清时,谢谢你。”沈映初十分感激“要不是你带我回来,我恐怕要和鬼婆做朋友了。”她自嘲的笑了笑“鬼婆可真是心机深沉,她一定很自豪,很骄傲,把我耍的团团转。”

    骆清时什么都没说,他看着怀里眼角含泪的人,带着她下山离开。

    变故就在这一刻开始,走前面的人,被成群的蛇围攻,眼镜蛇,银环蛇,各种毒蛇,毫无预兆的攻击他们。

    想攻击骆清时的毒蛇,都直接冻得冬眠了。

    抱着三盆花的人,被移开的花盆底下钻出的毒蛇咬了一口。

    听见惨叫声,沈映初睁开眼,看着中毒的人,伸出手,几颗药丸出现在手心“让他们吃下去,能解百毒。”

    最后两颗,沈映初自己吃了一颗,另一颗喂到骆清时嘴边“吃下,我不逗你。”

    看着她认真的神色,骆清时摇头“它们伤不了我。”

    “以防万一。”药丸都快塞他嘴里,骆清时就是不张嘴,气得沈映初不想说话,直接塞自己嘴里。

    在骆清时不解的目光下,沈映初捧着他的脸,红唇贴上来,一颗药丸被她渡到口中,带着淡淡的清香。

    骆清时一分神,无数毒蛇看准时机,纷纷扑上来,亮出一颗颗毒牙,想要把毒液扎入他们。

    骆清时抱着沈映初转了几圈,龙卷风气,毒蛇被卷上天,一条条冰冻起来,高速旋转后,一段段的掉落在地上。

    其他吃了毒药的人,不紧解了毒,那些毒蛇再怎么咬都没事,他们是咬不死的小毒人。

    飞机上,

    鬼婆转动了一下手上的古铜戒指,眼中精光闪过,沈映初不在最好,她不仅要治好沈明初的嗓子,还要沈明初成为行走的“血袋”。

    想到这,鬼婆坏坏的笑了,这年头年轻人啊,就是好骗。

    特别是沈家的人,更好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