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最强傲妻 > 第246章 别渣
    “有事?”沈映初回头,看着抓着她的手腕的司清,微微挑眉。

    司清松了手“你这次对我娘过分了!”

    “司清,你有什么脸来责备我,你这个妈宝男,你娘对我做的事情,你是不是觉得没什么?”沈映初怒了。

    还以为司清是明白事理的人,现在看来,是她想多了,果然,他不是骆清时,她不能再欺骗自己,至少骆清时善恶分明,而他,就是一个渣。

    意识到这点,沈映初恨恨的瞪了他一眼,嘭的一声关上门,再也不想和司清说话,她怒了。

    司清也知道她生气了,他应该不在意的,只是她最后看自己的那一眼,不知道为何,让司清难堪,难受。

    这一晚,沈映初睡得相安无事,而司清却睡得不安稳,他又梦见了骆清时,梦见两人在一颗亮闪闪的树下亲吻。

    司清还梦到,沈映初送了一枚戒指给他,亲自给他戴上,司清并不觉得那个戒指多看好,可他能感觉到那个男人的开心。

    再醒来,司清发现天亮了,他起身洗漱,打了一盆水正要洗脸,却被手指上的东西给震惊的盆掉在地上。

    洗脸水洒了一地不说,还打湿了他的鞋子,司清都没来得及处理,只是不敢置信的看着他手上的戒指。

    司清发现,居然和他梦见的那个一模一样,他呼吸都紧了几分。

    确认的摘下戒指一看,内圈上果然有两个不认识的符号,也和梦中一模一样。

    司清身影踉跄一下,不敢面对这个诡异的情况,难道他真的是骆清时?

    司清是拒绝的,那个女人真的不是他喜欢的类型,强势,霸道,离经叛道,嚣张狂妄,目中无人。

    他想要的未来娘子,应该是温柔甜美,像小师妹那种,看起来很舒服的类型,而不是沈映初这种,气死人不偿命。

    司清深吸一口气,不想面对戒指,他摘下来就要扔下山崖,来个眼不见为净。谁知道沈映初恰好站在他身后开了口,吓得司清差点从边上掉下去。

    “你在这儿做什么,多危险啊,不会是因为我羞辱了你娘,你气得要跳崖吧?”

    沈映初见了,连忙伸手拉了一把,谁知道就被司清给压在地上,她自己都没想到,事情发展得这么快。

    司清看着近在咫尺,受惊的脸,在看看嘴对嘴的倒地亲吻的画面,血液一下沸腾了,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天旋地转一会儿,就这样了?

    很明显,是他主动的。

    司清“……”

    沈映初看着脸红脖子粗的人,她眨眨眼,下一刻,双手抱着司清,就要加深这个亲吻,既然他都那么主动了,怎么也要奖励一下才是。

    可人家一点也不想要奖励,沈映初还未抱上,他已经受惊的爬起来,一溜烟的御剑飞走了,留下沈映初一个人在地上躺尸不说,还维持着要抱抱的动作。

    沈映初“……”

    后悔啊后悔啊,早知道会这样,沈映初就该狠狠的咬他一口才是,让他不负责任的跑了,以为跑了就可以了吗?

    沈映初在地上躺了一会儿,起来打坐引灵气入体,她可不想继续被关在勤思峰,受制于人,她也想去看看仙门大会是什么场面。

    沈映初一打坐就是一天,睁开眼发现已经日落西沉,最后一抹余晖从她脸上划过,最后消失在云层后。

    而司清一天都在忙碌,几次失神发呆,让司玄小老爷看的皱眉“司清,你过来,我有话和你说。”

    司清收敛情绪,跟上去“爷爷有什么事?”

    “你不会是在埋怨爷爷昨天给初初撑腰是不是?”司玄小老爷皱眉“一个大男人要心胸宽阔,知道吗?”

    “孙儿没有。”司清摇头。

    “那你今天为何心不在焉的,爷爷看你几次,你都爱理不理的?”司玄小老爷有小情绪了“你这么优秀,爷爷不会废了你继承人之位的。”

    “爷爷,你想多了,孙儿没想这事,孙儿只是……”司清欲言又止。

    司玄小老爷了然的“只是在意初初是不是?”

    司清沉默。

    司玄小老爷递上一个面巾,道“爷爷知道,初初长得好看,性格也好,是个有趣的姑娘,你喜欢她也无可厚非。”

    “爷爷弄错了,我不喜欢她。”司清申明。

    司玄小老爷挑眉“你不喜欢,你亲人家嘴巴做什么,不要告诉爷爷,是你偷了她的口红抹嘴巴上的。”

    司清这才知道司玄小老爷给他面巾什么意思,他抹了一把嘴巴,发现面巾上的口红印记,想到今天师兄弟看他的眼神。

    司清这才意思到,他们那是什么意思。

    想着自己一直嘴上红红的接人待物毫无察觉,人家却看得清清楚楚,司清的脸红了又红,尴尬得恨不得不见任何人。

    司玄小老爷皱眉“你要是不喜欢,就不要占人家便宜,嘴上说着不喜不喜,身体却很诚实,坏事做尽,这样的男人最渣,知道吗?”

    司清无力解释“孙儿知道了,孙儿和她只是一个误会,我们之间,真的没什么,爷爷不要乱想。”

    司玄小老爷却敷衍的点点头“不管是误会还是意外,你们亲了嘴事实吧?”

    司清生无可恋的点点头。

    司玄小老爷一锤定音“你毁了她的清白。”

    司清“……”

    等日落西山的时候,司清看着勤思峰的方向,手里握着那枚还没扔掉的戒指,他咬咬牙,最后还是没扔掉。

    被他藏在乾坤袋的最深处,免得被沈映初发现,留着以后说不定上有用,可以作为讨价还价的筹码。

    回到勤思峰,沈映初已经在吃烤鱼,无聊没事做,让小红豆去抓了两条鱼儿回来,她收拾干净用竹子叉着放在火边烤。

    烤的外焦里嫩,正冒着香味。

    司清一看她烤鱼,吓得过去看看,确定是普通的鱼儿,要是再去训诫长老那儿偷鱼,恐怕要完。

    沈映初见了,轻笑一声“放心,上次的鱼太难吃了,送给我都不吃,今天的鱼香嫩美味,可惜没你的份。”

    “竹子哪来的,我记得勤思峰没有竹子。”司清有种不好的预感。

    沈映初淡淡开口“这儿没有,不代表别的地方没有,你放心,不是我们砍的,我们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

    司清“……”

    翠竹峰,此时雪长老气得叉腰“是谁,说,是谁把我好不容易晒干的竹子偷走了,就那么缺柴烧吗?”

    雪长老骂骂咧咧“你们这些人太过分了,山下那么多柴火不会砍吗,最好别被我知晓,否则让你们尝试一下万竹穿心的滋味。”

    勤思峰上,沈映初看着熟了的烤鱼,给了一条小红豆,自己一条,咬了一口,忍不住露出享受的神色“哇,美味,满满的竹子的清香,第一次,太好吃了吧!”

    司清看着一脸享受的吃着烤鱼的人,仿若人间美味,看得他不知不觉,口水泛滥,暗暗吞了吞口水。

    沈映初说没他的份,就真的没他的份“看也没用,就是求我也不会赏你一口,我沈映初做到做到。”

    司清瞧着他们吃的香喷喷,觉得尴尬,离开前扔下一句“放心,我不吃鱼。”

    “那你吃什么,想吃我吗?”沈映初一副“你怎么可以这么变态”的样子,抱紧自己,十分的戏精。

    司清额角突突,黑着脸走了,这人有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