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决战白日门 > 第三百零二章 火影之死(三)
    战况急转直下,乾坤殿术士守护堂的左信徒陡然前胸中掌,战阵之中一时间红光缭绕,那右信徒亦是惨哼一声。这一下始料不及,直看的场上众人目瞪口呆。只见郗风长身而立,英姿飒飒,却哪里又有半点伤重的样子?那烈焰魔锋的剑锋透入右信徒的胸口,鲜血正顺着剑锋缓缓滴落。而腰间悬挂的火龙之心也被羽箭射落在地。

    众人一头雾水,根本不知发生了什么,却听龙四赞道:“主人,郗风虽不讨喜,但是确实有两下子。否则这两个人可真够大伙儿喝一壶的。”群雄这才发现龙四手持弓矢,料来适才射落火龙之心的羽箭是出自其手,当下也对其百步穿杨的高超技艺由衷赞服。

    龙腾虽说暗暗称赞,但二人仇深似海,他纵然心服口却不服。当下对龙四说道:“四弟此言差矣,耍些阴谋诡计暗箭伤人的勾当非是君子所为,郗某人的区区小计不值一哂。”

    龙四尴尬的笑道:“主人胸怀坦荡,技艺超群,小弟佩服。”

    原来郗风初时追击,却忽遭术信徒的暗算。但他内力之强古今少有,那噬魂沼泽虽是犀利,却堪堪将他的护体圣盾击破。他本意是想假装重伤不治来麻痹对手,引其说出应付噬魂沼泽的办法,哪想到南宫苒护己心切,竟不顾一切的冲上来维护自己。这一下虽是打乱了郗风的计划,但他为人机警,聪颖过人,想到两个术信徒武功卓绝,出手便要人命,心下一狠便要除去这二人。于是他假托告知南宫苒遗言,实则是让她传话给龙腾,令其搅乱现场,以致自己混水摸鱼,趁着二信徒不察,一击得手。

    龙腾眼见如此,便对火影说道:“你手下儿郎皆是败军之将,总不会又让他们出战吧?索性你亲自出手,与本王决一死战。”

    火影感叹道:“唉!想当初你遭逢大难逃到火影地牢,老夫一见你便从心底爱煞,救你性命,教你武功,还将贴身侍从一并送给了你。真想不到,到头来却要跟你沙场放对,一决生死。”

    龙腾忆起往事,亦是颇有感触,当下狠心说道:“初次见面,你便要将本王砍了,教授武艺也不过是要本王替你报仇杀人。虽说你初衷不善,但本王终是承了你的情,怪只怪你不分是非,投身陀大怪为虎作伥。你侵略本王故土,残害比奇百姓,本王定当与你势不两立。”

    火影无奈的笑道:“呵呵,说得好!老夫为何投靠陀大怪?那是因为他有恩于我,老夫只知道受人点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而不是学了老夫一身的武功,到头来却要恩将仇报。”

    龙腾登时无言以对。

    火影道:“罢了!人各有志,不可强求。你既然想做雪岭剑圣,老夫便陪你玩一玩。”

    那乾坤剑士道:“大人,今日有我等在此,哪里还须你来动手?交给我吧!”说着,他冲着那红衣信徒使了个眼色,二人心领神会,也不等火影答允,并肩走了上来。二人冲着龙腾抱拳道:“乾坤殿火信徒与剑信徒恭领高招。”说罢,那剑士在前一横裁决之杖,将同伴挡在身后。那火信徒则是左手倒提骨玉权杖,右手轰的燃起一团火球。

    龙腾将雷霆战刃微微右划,用了一招莲月剑法的起手式:“请赐教!”

    群雄之中有人喝道:“且慢!”众人听得声响,连忙闪出一条通道。只见自后面走来一人,却见那人七尺之躯,年纪在四五十许,须发微斑。一身黄褐色袁灵法衣染满了斑斑血迹,正是霹雳尊者。

    龙腾那日在白日门营救群雄时曾与霹雳尊者有过一面之缘,当下冲他笑了笑,算是打了招呼。

    霹雳尊者道:“我门中弟子遭魔教洗劫,死伤殆尽。我身为师尊,怎能苟延偷生?此次行动我门中寸功未立,恳请大王将此机会让与霹雳,也算是潘夜法门为除魔之事略尽绵薄。”

    龙腾看了看场中的二信徒,又看了看霹雳尊者,说道:“前辈有心了,只是双拳难敌四手,怎可让您孤身犯险?”

    霹雳尊者叹道:“若不是尊师龙血先生仙逝,此番潘夜与边境联手抗敌,日后也必是一段武林佳话。”

    忽的谷外有人朗声说道:“弊师弟龙血虽说遭逢不幸,然黄浦仍在。今日腆颜同霹雳尊者对抗仇雠,未知可否?”

    众人闻声回顾,只见自谷外有一人一骑急奔而来。马上那人五十多岁年纪,顶盔掼甲,脚踏武神战靴,颇具威严,正是黄河大侠。骏马疾驰而至,黄河大侠跃下马背,冲着霹雳尊者抱拳道:“数年不见,霹雳兄神采依旧,真是可喜可贺。”

    霹雳尊者亦道:“过誉了,黄兄才是风采不减当年。”

    黄浦先生看了看四周,又认得出素玉、玄贞以及浮龙道长,当下也一一见礼,说的都是些见面发财的好话,直听得龙腾直皱眉头,心下更对这个官迷师伯倍感鄙夷。黄浦看了看龙腾,笑着道:“这位便不用说了,自是我师侄了。唉,都怪师伯俗务缠身,以至于与你师父走动太少,反而显得我们生分了。贤侄年纪轻轻,却已是威震北疆的封疆大吏了,可真是可喜可贺啊!想来九泉之下的师父知道有后如此也当瞑目了。”

    说着,黄浦先生又看到了郗风,一见之下不由得一愣:“你……我?”

    霹雳尊者道:“黄兄,这位便是弊师兄郗不扬之子郗风。”

    郗风拱手道:“弟子师从龙血先生,理当尊你一声师伯。”

    黄浦先生与众人叙旧,早已惹得那二信徒不悦,当下那剑信徒大骂道:“老匹夫,若是来决战便亮兵器吧!否则有什么话等日后尔等结伴共赴黄泉之时有的是时间说。”

    霹雳尊者被俘之时,阖门弟子非死即伤,趁手兵刃早都落入魔教手中传承的神器嗜魂法杖已被魔教徒缴获。此时虽说要为大事尽绵薄之力,却也知空手上阵必难讨好,一时间颇为踌躇。

    素玉似是知道霹雳尊者的难处,将自己的血饮长剑拿将出来:“师兄,小妹这血饮剑虽非神器,但也绝不是凡品,盼师兄持此长剑斩妖除魔,为小妹报仇雪恨。”

    霹雳尊者连忙推辞道:“兵刃乃是习武之人的性命,霹雳岂敢?”

    素玉笑道:“话是不假,却总不能让师兄去空手接白刃吧?万望师兄勿再推辞。”

    龙腾心念一动,忙说道:“二位前辈不要争执了。”转而对龙四道,“四弟,你去将那根骨玉权杖取来送于前辈。”

    不多时,龙四便将那火信徒的骨玉权杖拿了过来交给龙腾。龙腾双手捧杖谓霹雳尊者道:“前辈,请执此杖扫尽天下妖邪。”

    霹雳尊者本就贪婪,况且正缺兵刃,当下哪里还推辞?冲着龙腾一抱拳道:“那老夫却之不恭了。”

    当下取了骨玉权杖在手,而黄浦先生亦是手执裁决之杖,二位玛法大陆的宗师级人物联袂而上。

    那二信徒见霹雳尊者二人到来,也不通名,各自舞动兵刃与之战在了一处。

    龙腾看了看交战的四人,又看了看火影,当即朗声道:“谷中场地宽阔,再来一场决战又有何不可?火影,你我之间的恩怨还是早些解决吧!”

    火影笑道:“正有此意!”说罢,身子一晃,便已到了场中,“小畜生,老夫本想容你多活一时三刻,可你非要虎口拔牙,自寻死路。”

    龙腾亦舞动雷霆战刃跃将出去:“反正今日有你没我,有我没你,动手吧!”

    火影面带微笑,猛然间脸色一沉,掌中的霹雷挂带着火精灵便朝着龙腾劈了过去。

    龙腾深知火影之能,怎敢分心,当下挥动雷霆战刃格挡。哪想到火影剑招极快,见龙腾封住了剑势,当即变招,自左及右划了道半月剑法。那半月剑势极快,剑刃上依旧附带着烈火精灵斩向龙腾腰间。龙腾自负有锁子甲护身,当下也不闪躲,雷霆战刃改挡为刺,直取火影的眼睛。

    火影冷笑一声,左手变掌为爪,一把钳住了雷霆战刃的小枝,右手霹雷更是不留余力。龙腾一招失手,当即身子后仰,右脚又以一个刁钻的位置踢向火影的神阙穴。火影上次便是吃了大亏,怎能不防?随即松开左手,一掌斩向龙腾的右腿骨。龙腾剑势不妙,正欲回防,忽的火影剑招迅捷益甚,他每一式都附带烈火精灵,一时间漫天风雪之中火光点点,看的群雄不由得赞服:“火影剑法超群,果然名符其实。”

    待到龙腾手忙脚乱的挡住攻势后却发现右肩上不知几时已经负了伤。伤处血迹涔涔,更兼一阵阵烈火焚烧的刺痛好不难熬。

    火影大喝一声,只如舌绽春雷,霹雷自上而下正是一招开天斩。

    龙腾右臂吃痛,当即剑交左手横剑格挡,却见火影招式陡变,已经变成了一招莲月剑法。龙腾仓促之间硬接下来,终是左臂少力,雷霆战刃脱手飞出。21